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百零九章:重情重义方继藩
    屈打成招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就滑天下之大稽了。

    牟斌这个都指挥使,已经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老实了,从来没有什么犯规矩的事,可即便如此,锦衣卫在弘治朝,再如何温顺,也依旧摆脱不了惯性。

    此时,只见李东阳又道:“至于三百两纹银求书一事,陛下,此事其实自文皇帝开始,便早已蔚然成风,润笔之费,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隐疾,可以此来断定,徐经与程敏政勾结,未免太过牵强了。臣还查过徐经的文章,他的文章,多有疏漏,不过他毕竟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江南才子,底蕴深厚,这才高中。倘若他事先得到而来考题,根据他以往乡试、院试的文章,断然不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会试第二十七名这么简单。老臣可以保证,以徐经的才学,事先若能知道考题,必定能名列一甲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,才道:“你的意思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户科给事华昶诬告,而锦衣卫屈打成招,坐实了程敏政和徐经的鬻题舞弊之罪?”

    李东阳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道:“臣还查到……户部给事中华昶和礼部右侍郎程敏政早有嫌隙……”

    诬告……冤案!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此案已经引起了全天下的关注,毕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会试的舞弊,关系到的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抡才大典,可谁料到,案子一次次的坐实,相关人员,下狱的下狱,罢官的罢官,可最后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场乌龙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焦虑地在暖阁中踱步,他眉宇显得极为凝重,一方面,他松了口气,毕竟在得知程敏政没有鬻题,使他心里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该怎么向天下人解释呢?难道告诉全天下人,这一切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皇帝昏聩,没有识人之明,而宫中的爪牙锦衣卫屈打成招吗?

    倘若如此,天下人会怎么看待朝廷,又怎么会看待自己?

    良久,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,他闭上眼睛,脸上露出了几许痛苦之色,口里则道:“下旨,至锦衣卫,命诏狱立即放人,礼部右侍郎程敏政,罢官还家。贡生徐经,削除仕籍,发充县衙小吏使用,终身不得科举。”

    李东阳面无表情,眼眸依旧平静无波,似乎陛下的旨意,早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李东阳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道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承认了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场冤案,那么对皇帝和朝廷的威信,打击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倘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其他的天子,十之八九,索性眼睛闭上,将错就错,直接以舞弊的名义,处死程敏政和徐经。

    不过,历来宽厚的弘治皇帝,显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忍如此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认错,可又不能索性将错就错。

    弘治折中的办法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既不认错,可同时,对二人从轻发落。

    这一场弊案,自然永不翻案,可与此同时,也显出朝廷的宽容,饶了二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最好的结果……

    当然,作为当事人的程敏政和徐经,可就不太美妙了,一个前途远大的户部右侍郎,另一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寒窗十年,终于金榜题名的读书人,而如今,皆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前途尽毁。

    李东阳颔首点头道:“这确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最好的结果。”说罢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不忍之色,却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摇摇头道:“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心里,难免会有几分自责,可眼下,似乎也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方家迎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客人。

    门子看到了衣衫褴褛的来人,吓了一跳,随即便去通报,紧接着,唐寅便冲了出来:“徐兄……徐兄……”

    唐寅一把挽住了来人,仔细的打量,便见来人蓬头垢面,早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面目全非,身上虽披了一件还算干净的衣衫,可依旧能看到那皮开肉绽LUO露出的肌肤。

    徐经出狱,在这京中,举目无亲,他只能来找唐寅,到了唐寅的客栈,方才知道唐寅已搬来了南和伯府。

    他一瘸一拐的来此,与唐寅四目相对,唐寅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热泪盈眶,曾经那个英俊潇洒,且一掷千金的江南才子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见踪影,取而代之的人,形同乞儿,浑身上下,都散发着腐肉的恶臭。

    “徐兄……里头坐吧。”

    徐经双目无神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凝噎摇头:“不,不了,我来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想借几两盘缠,回应天府去。”

    唐寅皱眉,随即道:“你如何出来了?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了,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,一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营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呀,牵涉到了如此重大的舞弊案,现在朝廷又没有平反昭雪,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将人放出来?

    唐寅惊喜地道:“不错,果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……”说着,他的泪水打湿了衣襟。

    这种激动,可想而知,虽恩师亲口答应了营救徐经,可他其实一直在潜意识里觉得恩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铁石心肠的人,可哪里想到,恩师当真去营救徐经了,这其中花费的心力和风险,恐怕不少吧。

    唐寅激动地将事情的原委和徐经说了,徐经听罢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滔滔大哭起来:“若非方家公子,学生必死无疑,难怪,这就难怪锦衣卫突然放人,令师在哪里?我这就去谢恩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救命之恩,做牛做马也难报万一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詹事府里的‘冠军侯’们长势不错,这令方继藩心情也开朗起来,说起来他真有点怕朱厚照想不开,这家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冥顽不灵的人啊。

    下值后,方继藩终于带着不错的心情打马回府,此时天色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昏暗了,邓健正在前头提着灯笼照路,等到了府门前,两个人影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突然嗖的一下窜了出来,吓得马上的方继藩差点没摔下马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,我方继藩的劫也敢打?吃了熊心豹子胆,本少爷我吼一声,便有几百个壮汉出来。

    “恩公……”有人发出凄厉的哭声,在这夜里,显得格外的渗人。

    “恩师,徐经出狱了,特来拜谢恩师。”这时听到了小唐的声音,方继藩才松了口气,你大爷,吓死本少爷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下马,邓健则移了灯笼朝前一照,便见到了虽已洗漱了一番,却依旧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面目全非的徐经。

    徐经直接跪在了方继藩的脚下,哽咽道:“滴水之恩,尚且涌泉相报,今公子救命之恩,学生万死,也难报万一。”他说到苦处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原本在方继藩的计划之中,或许别人不知内情,可他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道的,徐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定会被放出来的,之所以忽悠唐寅,说自己会营救,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想借此机会让小唐死心塌地给自己好好的画画,可谁曾想到,唐寅不但信以为真,连这徐经不明就里,稀里糊涂的被放出来,也以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的暗中运作,才令他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有些尴尬了啊。

    虽然在别人眼里,自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脑残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凶神恶煞的大坏蛋,简直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名门正派们口诛笔伐的对象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

    见这徐经声泪俱下的对自己一再感谢,方继藩的脸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腾地红了。

    实在……有些不好意思啊,其实自己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“够了,谢什么谢,快走吧,回你的应天府去,从此再也别来京师了。”

    徐经想到功名俱失,一辈子为吏,心里也已玩念俱焚,哭告道:“学生……这便去了,此去应天府,从此不能踏足京师,只怕一辈子再无缘与恩公相见,恩公,下辈子,学生当牛做马,再来报恩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郑重其事地朝方继藩磕了三个响头,起头便要走。

    古人……还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重情义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感慨,又或者说,这些书呆子们,虽然有的狂妄,有的恃才傲物,可多少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恩图报的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方继藩在这件事上,一丁点作用都没有起到。

    此时只见徐经起身,又朝方继藩行了个礼,接着泪眼婆娑的朝唐寅作揖:“伯虎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唐寅想到徐经要走,顿时也忍不住伤感,自来似他们这等多情的才子,总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伤痛别离,这个时代,一旦别离,以现在的交通条件,可能这一别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世,相隔着千山万水,想要重逢,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千难万难,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今生,也只能在梦中相会。

    唐寅同样朝徐经作揖回利,相顾无言,禁不住泪水涟涟,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方继藩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最见不惯这等感人场景的。

    你大爷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风好像吹进了自己眼里,揉了揉,古代北京城的荒漠化很严重啊,风里竟也有沙子。

    “后……后会有期……徐兄,再会。”

    徐经颔首点头,毅然旋身,要走。

    突然,方继藩厉声道:“徐经!”

    徐经愕然,回眸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里,方继藩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飞脚,狠狠地踹了他的PIGU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,方继藩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力道不大,徐经却也打了个趔趄,差点摔了个嘴啃泥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厉声道:“你大爷的,我来问你,你到底有没有舞弊?”

    出口成脏,换在以往,徐经早就割袍断义了,可面对方继藩,顾不上他的无礼,徐经忙道:“没有,学生清白人家,怎敢如此胆大妄为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你既然没有舞弊,朝廷革了你的学籍,岂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很没有道理,让你去应天府为吏,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荒唐,我这人性子比较直,皇帝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少爷又要开始说胡话,吓得邓健顿时将灯笼啪嗒的摔落在地,随即一把冲上前,捂住方继藩的嘴:“少爷,少爷,慎言,慎言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的将邓健挣脱开,方继藩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道:“慎什么言,本少爷说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皇帝老子一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受人蒙蔽,我方继藩世受国恩,要仗义执言,大爷的,今天夜里,徐经便在府里住下了,明日我去面圣!”

    唐寅吓得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徐经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脸错愕,徐经忙道:“不可,万万不可,能侥幸留的性命,学生已知足了,此案牵涉甚大,恩公万万不可涉险……万万不可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昂首,此刻,竟发现自己又升华了。

    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吗?

    好吧,那就试一试,无论如何,也要尝试一下。
友情链接:银行信息港  五代梦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毕业论文网  蜡笔小说  铸天之景  逆剑狂神  三国高校传  房贷计算器  房贷计算器  99养生网  大争之世  斗战狂潮  逆天邪神  战神狂飙  明末第一贼  修真聊天群  花百科  最强逆袭  第一星座网  赘婿  龙组兵王  三国高校传  漂亮女人  极品最强大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