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百一十一章:下诏罪己
    就如同刘健等人所预料的那般,弘治皇帝在听了方继藩的话后,脸色骤然变了,目光如锋,冷冷地道:“大胆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臣子该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在弘治皇帝的逼视下,真真的吓了一跳,忙道:“臣死罪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直直地盯着方继藩道:“朕待你不薄,你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想卖直取名,看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朕对你太过纵容了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敲打敲打你,他日,你岂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反了?来人!”

    刘健三人,个个都忍不住遗憾地闭上了眼睛,方继藩这小子,勇气有余,可论起他所谓的谏言,这家伙,简直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猪队友啊,想为他开脱,都不知从哪里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且慢!"

    呃,猪队友又开始作死了。

    陛下显然心意已决,这时候少不得挨一顿棒子,然后乖乖服气,可这家伙……竟在陛下盛怒地节骨眼上,来一句‘且慢!”

    谢迁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目不忍视,将眼睛错开到一边,突然觉得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都到了这个时候,你还敢说且慢?这家伙,到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从哪里学来的臭毛病?

    还不等弘治皇帝发作,方继藩便大义凛然地道:“臣来之前,早就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!”

    慷慨赴死……

    这当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骗人的,方继藩可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找死的人,不过……这样会不会显得更有气势一些?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愣。

    “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陛下,你这样不对!臣方继藩,不认同!”掷地有声的话,仿佛在暖阁里回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瞪大了眼睛,这下子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熊熊烈火越烧越旺了。

    刘健心里一叹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准备收尸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而方继藩显然没有停下了的觉悟,口里继续道:“臣之所以不认同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两件事,其一……臣陪皇太子殿下读书,皇太子毕竟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生下来的圣贤,总会犯错,所以臣一再的告诉皇太子,人……犯错了,并不可怕,可最可怕的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错而不改,这世上,从来就没有圣贤,太子如此,臣也如此,可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过错,那就改正,便好了。可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知错,不改错,那么这错误便会越来越多,这样下去,等到太子成人,如何能做一个好太子,做陛下的好儿子。”

    呼……正欲彻底暴怒的弘治皇帝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竟将太子祭了出来。

    言外之意,其实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用太子来类比皇帝罢了,太子会犯错,皇帝也会犯错,犯错了就改,没什么了不起,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

    这番话,虽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挑起了弘治皇帝内心深处的羞愤,可弘治皇帝却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沉默起来,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方继藩则昂首,继续道:“还有一件事,臣要禀明。臣的父亲,陛下想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道的,臣父自臣记事起,便每日天未亮便起来前去五军都督府当值。没有一天可以懈怠,乃至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刮风下雨,也绝不敢耽搁。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遇到了战事,臣父出征在外,也与将士们同甘苦。他努力地将每一件事都做到最好,以至于陛下赏识他,将士们也爱戴他。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乎,臣便对他的行为,很不理解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祭出来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他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方景隆这个人,除了宠溺儿子之外,几乎无可挑剔,他和弘治皇帝一样,不好美SE,勤于公务,做任何事都有板有眼,这个口碑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朝野内外都公认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了方景隆,弘治皇帝的脸色缓和了一些,方才预备严惩方继藩的心思也不自觉地淡了不少,毕竟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忠良之后啊,方卿家就这么个儿子,本来就有脑疾,倘若当真伤了他,那做父亲的,还不知要怎样的伤心欲绝了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方继藩不理会弘治皇帝的不屑于顾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好整以暇地继续道:“臣对臣父的行为,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理解,即便臣父对陛下忠心,却也不至如此一丝不苟,有时就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病了,却也不敢怠慢了公务,按时去都督府点卯。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臣便问臣父,人都有七情六YU,也都有五痨七伤,可为何父亲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的勤恳,一丝一毫都不愿懈怠呢?”

    似乎暖阁里的君臣,都沉浸在这个小故事中了,众人哑然无声,就想听听,方继藩的父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怎么回答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淡淡地道:“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臣的父亲便说,对天子,要尽忠,所以不敢懈怠。可这并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唯一的原因,还有一个缘由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作父亲的,就该做下表率,让臣知道,做人要謙性忠直,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做父亲的都不能给臣做出一个好的表率,那么……臣就更加荒唐胡闹了,所以……臣的父亲才尽力去做一个完人,为的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朝一日,臣能够效仿他的做为,成为一个安分守己的人。好了,臣说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暖阁里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唯一能听到的,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那微不可闻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李东阳猛地,眼眸突的一张,那眼眸里,掠过了亮光。

    神了!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故事,倘若分开来,或许没什么,可一旦合在了一起,却似乎有着某种无穷大的说服力。

    知错就改,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可第二个故事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下子的,有令弘治皇帝醍醐灌顶之感。

    方继藩的父亲所做的一切,为的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,为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呢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他有一个儿子。他深知自己做了错的事,或许可以人不知鬼不觉,又或者即便有什么疏忽,也不会受人责怪,可他依然努力的将每一件事做好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,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儿子的父亲,他想要让自己的儿子能够效法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这不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勿以善小而不为、勿以恶小而为之的吗?

    同样,弘治皇帝除了身为帝皇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父亲啊,现在……他做了错的事,倘若他对错误不改正,他甚至认为,错了便错了,有什么了不起,天家的脸面和朝廷的威严毕竟更加要紧,那么皇太子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又会如何呢?

    朱厚照原本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身的臭毛病,弘治皇帝希望他能改正,那么自己的错误尚且都不改正,又凭什么以身作则,告诉太子,知错能改的道理?

    皇家的脸面固然重要,可对皇太子的教育就不重要吗?

    皇太子,毕竟代表着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未来啊。

    和弘治皇帝对皇太子的期许相比,朕的这一点自尊心,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猛地,弘治皇帝的眼眸,从茫然,变成了拨云见日一般的清澈。

    不错……朕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今日这般含糊过去,那么……他日,太子也会和朕一样,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的父皇,若连自己都无法成为楷模,又怎么有资格去让他的儿子改正自己的错误呢?

    暖阁里依旧安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事实上,方继藩的心里其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些忐忑不安的,他所抛出来的杀手锏,根本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大道理,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所谓事情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非对错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皇太子,方继藩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赌在弘治皇帝的心里,皇太子殿下比一切都重要。

    输了……就准备好皮开肉绽吧。

    可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赌对了,那么整个案子将彻底的翻转,那本不该受罪受冤的人能得到公平的对待。

    此时,只见弘治皇帝背着手,闭着眼睛,眉头深深的拧着,似乎陷入了思索,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就方继藩紧张的等待里,只见弘治皇帝突的张眸,随即道:“立即下旨,程敏政、徐经二人鬻题舞弊一案,纯属子虚乌有,朕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,似乎下定了决心,沉声道:“朕竟不能事先洞察,从而使程、徐二人在诏狱之中屈打成招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朕的过失。此案,引发天下人的风言风语,更使清白忠良的大臣、贡生蒙冤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朕的过失,朕克继大统以来,自以为自己日理万机,天下海晏河清,殊不知,朕坐居宫中,不能明察秋毫,今二人遭遇构陷,朕责无旁贷,理应下诏罪己,三省吾身,以免重蹈覆辙。而诬告程敏政、徐经之人,户科给事华昶,即令立即罢黜,驱其出京。涉嫌屈打成招的锦衣卫相关人等,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立即着手严查,牵涉此案者,俱都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看着抖擞精神的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,继续道:“礼部右侍郎程敏政,立即恢复原职;贡生徐经,也照例恢复其贡生功名。”

    “今程敏政、徐经二人,虽沉冤得雪,可其所遭冤屈,依旧令朕痛心疾首,人冤不能理,吏黠不能禁,此皆朕之过也,即令英国公,代朕请罪于太庙,向列祖列宗陈告朕的疏失,以为惩戒,也望朕能永览前戒,悚然兢惧!”

    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,弘治皇帝则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松了口气的模样,整个面容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舒缓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这何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给程敏政和徐经昭雪,分明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弘治皇帝下诏罪己,向天下人宣告,此事最大的责任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这个天子,而他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慎重的让英国公前往太庙祭祀陈述这件事,作为一个帝皇,这实属不易啊。
友情链接:花百科  如意小郎君  扶蜀  玄界之门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好名字  汉乡  金庸网  太初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逍遥游  北宋大表哥  穿越小说  社保查询网  飞剑问道  逍遥游  中华康网  赘婿  全职武神  中世纪崛起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全本小说网  大族激光  全本书屋  北宋大表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