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百三十八章:给太皇太后的礼物
    显然,王伦的一番话,正合了朱宸濠的心意!

    他冷冷一笑,才道:“不错,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,当今天子,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道,而今的太子,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荒唐无比,你看他身边的这个方继藩,恶名远播,人神共愤,可偏偏这样的奸诈小人,据闻却受皇帝和太子的喜爱,由此可见,天下百姓,已经苦到了什么地步。”

    朱宸濠目中发出了精光,神采飞扬地道:“这个方继藩……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步好棋。”

    王伦小心翼翼地看着朱宸濠:“殿下的意思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”

    “似这样贪婪无度的恶少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能为本王所用,岂不妙哉?想想看,此人的父亲方景隆,也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员虎将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能拉拢他的儿子,他的老子,将来就算想不反也不成了。方继藩与太子走得这样近,只要满足他的胃口,他定当随时在陛下和太子面前为本王美言,这样的傻瓜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打着灯笼都找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朱宸濠显得更得意非凡了,继续道:“有了这样的傻瓜,孤无忧也。修书……告诉曹建,方继藩的要求,一概满足,孤别的没有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银子。”

    朱宸濠的底气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没有道理的,他的藩地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江西,江西本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鱼米之乡,南昌府、上高、宜春、高安诸地,也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的藩地,藩地之内,有为数不少的铜山,使这宁王府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历史上,宁王府养起了一支三万多人的卫队,同时还暗中养了数万盗贼,以至于反叛时,瞬间便集结了近十万的兵马,可见这宁王的家底深厚。

    “学生明白,学生这即修书。”王伦作揖,他想了想,却又有所顾虑,便皱眉道:“那方家,当初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靠靖难起家的,方景隆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朝廷忠心耿耿,那方继藩……当真……会甘愿为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朱宸濠瞪了他一眼,道:“方继藩这个人,孤早已命人暗中打听过了,此等利益熏心的小贼,孤略施手段,便可令他甘愿臣服。”

    王伦点了点头,最后道:“那么,学生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方继藩的西山,三块培育红薯的试验田,在这炎炎的天气里,已有了收货。

    育苗这等事,必须要有所筛选,将最茁壮,且看上去没有遭受虫害的番薯挑选出来,继续育种,至于其他的,只好吃了。

    这番薯的口味,还算不错,因为收获了百来斤,方继藩将一些看上去歪瓜裂枣的带回家去,命人一锅煮了,熬了粥,他自己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肯先吃的,天知道这个时代的番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品种,别吃出事来才好。

    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将五个门生召集起来,每人的案几上摆上了番薯稀饭,热腾腾的稀粥,配合上那番薯特有的味道混杂一起,竟给人一种很奇特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方继藩很难得的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徐经眼观鼻、鼻观心,木若呆鸡地坐着,他心眼儿活,最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清楚,恩师无事献殷勤、非奸即盗!

    欧阳志、刘文善和江臣三人似乎对自己的恩师,早已了若指掌,也显得踟蹰起来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有轻易的动筷子。

    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唐寅单纯,感激地道:“多谢恩师赐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唐寅就很实在的低下头,开始动了筷子。

    然后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唐寅,只见唐寅呼了口气,缓缓的将那黄橙橙的番薯送入口,顿时感觉有一股甜香伴在粥里,他的表情顿时舒开了,这味道……好极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好吃,好吃,快吃呀,快吃……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子。”

    可依旧没人动筷子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,似乎即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穿肠毒药,怕也要等一些时候才会发作吧。

    唐寅似乎还没看出大家的古怪,很真切地道:“真的很好吃,恩师,你也吃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微笑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摇头道:“为师吃过了,小唐啊,你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唐寅顿时感到心里一暖,虽然恩师平日对他态度不错,可其实很少看到恩师这般体贴的,他眼睛有些通红,这叫三分颜色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好吧,果然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情商低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在心里不禁为唐寅叹息。

    这一顿红薯稀饭的反响尤其的好,不过对于方继藩而言,眼下这种粮还需大量的进行培植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现在心里已有了底,方继藩心里倒也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再去詹事府时,朱厚照一见方继藩,便眼睛明亮明亮,等身边无人的时候,连忙靠近方继藩的身边,低声问:“宁王送了银子来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。

    朱厚照立即遗憾起来,气呼呼地道:“这狗东西,会不会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方继藩笑了笑:“这便要看宁王殿下的决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决心?”朱厚照若有所思,随即又摇头:“先不管这些,本宫要去抄道经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真的很突然了,朱厚照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只喜欢兵事的吗?

    方继藩奇怪地道:“殿下竟有这样的雅兴。”

    说起道经,方继藩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饶有兴趣的,本质上,他对道经也有兴趣,上一世,自己的家乡在阁皂山附近,阁皂山乃道教名山之一,受这影响,却也读过一些道经,呃……读道经的目的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了提升逼格,而提升逼格的目的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找一个女朋友,美滋滋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后的结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读了,女朋友不出意料的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时候他还太年轻,哪里知道妹子们眼里的逼格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香奈儿、阿玛尼,自然不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道德经,更不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高尔基和大仲马。

    朱厚照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脸懊恼的样子道:“过些日子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皇祖母的诞日了,父皇命本宫抄录几本道经送去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朱厚照的眼里透着一股子悲凉,哀怨地道:“否则就揍我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那么……殿下好好努力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起来,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”一看方继藩这样子,朱厚照便恼了,不够朋友哪,扯住方继藩便道:“要不,你帮本宫抄写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说兄弟之间,有难同当的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立即道:“臣和殿下的字迹全然不同,抄了一眼便能看出来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找死吧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摇头道:“放心,皇祖母眼睛花,哪里看得清,这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聊表心意罢了,来来来,本宫平日可没少亏待你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显得无奈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,还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

    他只好冷冷地看着朱厚照:“抄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可以,臣尽力模仿殿下的笔迹,不过……却有一条,殿下以后不可欺负公主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朱厚照最怕的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舞文弄墨,自然满口答应,拉扯着方继藩就开始干活了。

    笔墨纸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现成的,除此之外,特意取了一部《道德经》,还有一部经注。

    道德经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以理解,至于经注,简洁一些而言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道德经的注解,毕竟有些地方生涩难懂,如何理解道德经,总需要权威人士来译释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

    方继藩只看了一眼朱厚照送来的那部经注,不禁笑了:“殿下连抄书都不会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朱厚照一脸无辜的模样。

    方继藩懵逼了,算了,跟朱厚照再深究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朱厚照送来的这本经注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北宋宋徽宗的《御制道德真经》,宋徽宗书画双绝,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令人佩服,可他这一部对道德经的注解,在道家之中,采用的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多,此书之所以能成书,其实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拜了宋徽宗这皇帝之名而已,何况他崇信术士,喜好炼丹之术,因而,对道德经的理解,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丹术之流。

    何况宋徽宗乃亡国之君,太皇太后的大寿啊,你送这么个东西去……晦气啊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看了,忍不住摇头,这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将手抄的《御制道德真经》送上去,太皇太后但凡识一点货,多半都想打死朱厚照的,这家伙能活着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奇迹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对朱厚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真的有那么点兄弟情的,在大事上,自然不会看着朱厚照作死,方继藩便道:“还有其他版的经注吗?我大明太祖高皇帝的《御制道德真经》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朱厚照呆了一下,不接地道:“太祖也批注过道德经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无言,他不忍心告诉朱厚照,宋徽宗版的《御制道德真经》,确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宋徽宗皇帝亲自所注,谁让人家多才多艺呢?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国朝的太祖高皇帝嘛,这个……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具名而已。

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,道:“那么葛玄《老子节解》可有吗?”

    “葛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?”

    方继藩彻底服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将宋徽宗版的《御制道德真经》推到一边,现在时间仓促,等朱厚照这个家伙将经注寻来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他便沉思起来,自秦汉至国朝以来,关于道德经的经注版本有上百之多,除了各朝皇帝的《御制道德真经》之外,各色版本俱都有其独到的见解。而自己有记忆的,似乎也只有危大有的《道德真经集义》,危大有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明人,生于文皇帝时期,他的《道德真经集义》想来已经传世了吧。
友情链接:金庸网  开天录  全本书屋  中国玉米网  春野小神医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中华康网  全球高武  全本小说网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圣龙图腾  神道丹尊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房贷计算器  花百科  99养生网  中国会计网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如意小郎君  全职法师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个性说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