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二百三十七章:圣意
    方继藩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脑疾没有发作的话,那么……他记得自己好像没有和王守仁有过深入交流啊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几个门生,白日在翰林院,夜里才急匆匆的赶到西山,次日一大清早便上了轿子,在轿里打个盹儿,直接去翰林院当值!彼此之间,甚少有交流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看着王守仁感激涕零的样子,方继藩真的感觉糊涂了。

    此时,王守仁依旧眼带泪意,感慨万千地道:“起初学生一直不明白恩师为何让学生人等来西山教书,学生心里对恩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颇有微词的,心里想着,平时在翰林院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疲惫不堪,却还需如此往返奔波,竟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了教授一群学童,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材小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到了今日,门生才突然醒悟过来恩师的良苦用心,恩师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想要教授学生一个至关重要的道理,学生自恩师身上领会到了至简、知行,却一直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,单凭大道至简,和知行合一,就真的可以追求到大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的,在这至简和知行之前,还有一个道理,这……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学问中的精髓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小身板一震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同理之心!”王守仁慎重地吐出了四个字,眼里猛地放出了精光。

    “何为道?圣人之道在于仁政,要施行仁政,追求天下大治,所以必须知行合一。可如何知呢?所谓的知,并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将圣人的道理变得更加复杂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直透圣人之道的本质,将其简化,这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道至简。可一个人为何要追求仁政呢?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追求仁政,那么这大道至简和知行合一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所想要让学生领悟的——同理之心。追求仁政目的,在于民。因而民为根本。可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读书人不知民,所谓的仁政,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夸夸其谈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坐而论道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的身躯又震了震,卧槽,这样你也有理论,还一套一套的?

    果然,王圣人这样的,能几百年才一出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没有道理的,啥事他都能掰出个一二三四五六来,而后再思考,噢,现在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瞎琢磨,此后分析,最后汇总,最终形成理论。

    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神了。

    王守仁继续道:“学生自来了西山,既教授学童,也与西山的矿工和农户交涉,方才知道,原来他们的心里所追求的,其实并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太平盛世,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仁政,圣人的天下大治,他们并不会去思考,他们所眼见的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今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能多吃一块肉,明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可以给妻儿们添置一件衣衫,我们常常说,所谓的大治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,学生从前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“而现在,却知道……错了,打错特错,天下大治的本质,在于急民之所需,为民之所想,读书人所想要结果,并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黎民苍生们所要的结果,读书人所追求的大治,更多的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源于自身的需求,而非真正百姓的需求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继续想,学生读书的时候,也曾在想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百姓们都能做到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,这想来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下大治了吧,可后来方才明白,原来这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学生所想的天下大治而已。因为学生没有尝过饥饿的滋味,所以自然不会觉得天下大治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人人有饭吃。因为学生没有尝试过受冻,所以便不会以为,百姓们有新衣穿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下大治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从前,有人和学生说,仁政的本质,便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饭吃有衣穿,学生一定会产生鄙夷之心,认为其过于粗鄙。可现在,学生方才明白,真正浅薄粗鄙的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学生自己,学生因为饱食,因为有新衣,所以才无视百姓们最简单的需要,却奢谈仁政,这岂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南辕北辙?”

    “圣人说,正心诚意,方能齐家治国平天下。可如何正心,如何诚意呢?现在……学生明白了,正心诚意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同理,只有真正接触了最寻常的百姓,方能知起所急,知其所需,才能体会民间疾苦,方才何为仁政。”

    “因而,知行合一之前,需知大道至简,大道至简却先需有同理之心。如此,方可施行仁政……现在,学生终于知道,恩师不愿我等在翰林院里虚度光阴,高高在上,自诩清流。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煞费苦心的命学生人等下了值便来西山,真正的体会民间之苦,这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希望我等自行体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的小身板又颤了颤,感觉自己的腰子有点疼,这样下去,会不会有肾虚的可能?

    唐寅在旁听了,脸上已露出了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啊,王师弟的悟性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非同寻常,为何自己就没有想到呢?自己自诩有些才情和聪明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法体察恩师的苦心。

    他带着羞愧之心,对着方继藩忙不迭的拜倒道:“恩师,学生万死,学生竟不知恩师要领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道,其实……为师也没领会到这一层要领啊,呃,只怕也没几个人能这样就领会得出,所以,你别惭愧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好吧,反正脸皮已经很厚了,臭不要脸的事做的多,自然也就没了心理压力,方继藩下巴微微抬起,看向房梁:“噢,好好努力。”

    同理之心?

    你妹,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,嗯,说的……真好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封奏报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匆匆的送到了萧敬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封自贵州而来的急报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贵州中官杨雄百里加急送来的。

    “总兵官方景隆违抗巡抚大人之命,擅自出战,置贵阳于险地?”

    萧敬眯着眼,轻皱眉头,来回的踱步。

    这方家父子真牛啊,还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

    这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路数?

    仔细琢磨了之后,萧敬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干爹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”跟在身旁的宦官笑吟吟地看着萧敬。

    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赶紧向陛下禀奏?”萧敬也同样笑吟吟地看着这小宦官。

    “自然,一切凭干爹做主?”

    “你呀。”萧敬摇摇头道:“你看,你也知道要凭咱来做主了,可同样的事,在你上头的人怎么想,这可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难以预料的事啊,你以为你猜透了咱在想什么?来,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小宦官本想摇头,见萧敬的脸色严厉起来,忙战战兢兢地道:“方继藩不太将您放在眼里,奴婢在想,这事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正好吗?干爹可趁此机会去见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聪明,猜对了。”萧敬欣慰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咱肚子里的蛔虫啊,有你这样的儿子,咱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萧敬笑了,可突然的,他的笑容阴森森起来:“可你蠢就蠢在,这天底下,可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咱说了算的。你猜透了咱,可咱上头还有圣上,圣上的想法,你没有考虑,咱却非考虑着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万死。”小宦官吓得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萧敬慵懒地抬了抬眼皮子:“圣上怎么想的呢,方继藩献了红薯,立下了大功,总兵官不听号令,这事儿可以称之为将在外、君命有所不受。也可以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图谋不轨,可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尽忠职守,也可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安好心,你说说看,陛下会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小宦官显然不敢再胡乱猜测了,怯怯地道:“干爹……奴婢……奴婢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你蠢,这样的消息,咱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送过去,陛下不高兴,也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将怒气发在咱的身上。可他冷静了,想到了方家世代为大明效劳,大功于朝,这怒气一消,便啥事都没有了,至多也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圣旨发过去,狠狠申饬一番,骂得那方景隆乖乖的上奏请罪,可这挨个骂,算什么哪,咱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看明白了,这方家父子,一个赛一个的脸皮厚,这对他们而言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痛不痒,一皮天下无难事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?”

    “你看,横竖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咱吃亏,他们挨了骂,陛下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将他们当臣子看待,对待臣子,骂了也就骂了,因为还得用。可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奴婢啊,奴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伺候人的,臣子挨了骂,惹来君王不悦,顶多就让他们入宫见驾。可咱这等奴婢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惹得陛下心烦,陛下将咱一脚踹开,咱不能再侍奉陛下了,那么……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什么东西呢?”

    萧敬嘲弄地看了小宦官一眼,冷哼一声,又接着道:“你这个狗东西啊,净出馊主意。这急报,就算要报,那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咱去报,锦衣卫没有眼线吗?兵部不会有奏本吗?他们难道也不会报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小宦官强笑道:“奴婢明白了,这封急报,压根就不存在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敬颔首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:“教你一个道理吧。”

    小宦官连忙恭敬地道:“请干爹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做奴婢的人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能有心的,没有了心,就没有了好恶,没有了好恶,才可随性,什么叫随性呢?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哪……圣上喜欢什么,咱们就喜欢什么,圣上要亲近谁,咱们就得亲近着谁,圣上想让谁死,这个人就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亲爹,你也要第一个扑上去掐死他!”
友情链接:名人名言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漂亮女人  战神狂飙  大魏宫廷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明末第一贼  牧神记  伏天氏  极限保卫  步步生莲  民国谍影  经典语录  汉乡  开天录  大争之世  星峰传说  极品家丁  锦衣夜行  天涯八卦  广东高考网  天天美食  中世纪崛起  绝世邪神  重活一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