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四百零三章:报功
    往日在几位内阁大学生跟前,朱厚照只有被教导的份儿,现在看谢迁被自己的话说得没话反驳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顿然整个人神气活现起来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看着谢迁这些人,他突然觉得有些为难了,这些人……似乎不好安置啊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他突的道:“你们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谢迁便道:“臣等能赈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皱了皱眉,一双眼睛在这十几人的身上扫了扫,道:“你们去洗衣吧,许多生员的衣衫都臭了,虽说平时有妇人帮忙洗着,可人家也要带孩子帮着男人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谢迁一愣,随即有些怒了,他认为太子殿下在羞辱自己,忍不住道:“殿下,臣乃……”

    “洗不洗?不洗也行,一餐就只能得一个饭团,一日两餐,还不能住棚子,得住外头。”朱厚照不给他们丝毫反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谢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堂堂内阁大学士,跑来这里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奉旨赈灾的,现在居然给你们洗衣?

    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后头的沈文等人忙点着头道:“好的,好的,殿下吩咐了,那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了,非常之时嘛。”

    找到了儿子,沈文等人心里笃定了。

    谢迁还想要说点什么,朱厚照却已一把抢过了方继藩手上的麻袋,随手就将麻袋往肩上扛,边道:“你们仔细的看看,在这里的人就没有闲着的!本宫尚且扛石头,让你们洗衣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错了,要不你们也来试试这石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迁看了看那沉着的麻袋,终于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啊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十几个人被分派到了水井那儿,还给了针线,任务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洗衣、缝衣,每日三餐,清早一个饭团,正午和傍晚则一餐两个,勉强能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这水井边的妇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有些妇人看不下去,见一个官员眯着眼睛,这眼睛都要成斗鸡眼了,依旧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穿不过针,一个妇人便用满口山西的口音话道:“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穿的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穿的,来……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不只学穿针,这缝衣服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门学问,谢迁盘膝坐着,拿着线头,放在口里抿了抿,这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第三天了,他熟稔的穿了针,接着将线头打了结,一面缝制着衣衫,一面感慨道:“哎,你看看,这些年轻人啊,摸爬滚打,心太粗,这衣衫上这么多破口呢,这里还有血迹,天知道在哪儿磨破的。哎……想当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公,要不您歇着,下官们来缝吧。”

    谢迁脸胀红:“那不成吃干饭的吗?”

    众人默然,一边的沈文正拿着棒槌努力的敲打着过了水的衣物,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这三日,一开始大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服气的,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谢迁。

    可后来慢慢服气了,太子殿下当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亲自扛石头,连方继藩得了脑疾,尚且坐在泥地里计数。其余人等,没一个闲着的,干的,也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粗活,在这里,没人将自己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那些读书人,个个都在泥地里摸爬滚打,清早要烧灶,要发粮,上午要扛石,正午便席地寻个地直接躺下歇息,一个个呼噜打的震天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谢迁方知,自己原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受了照顾。

    缝衣服洗衣服虽然不太体面,可他们也没本事上长堤去搬石头啊,索性安心的干活儿了。

    水井附近的妇人们教会了他们许多缝衣、洗衣的技巧,这一来二去,竟也熟稔了,就比如谢迁缝衣,用的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回针法,缝了之后,结实!

    他一口咬着线,将线撕咬下,接着手伸进舌头里捻了捻,沾了一些吐沫,捋了捋线头,一面道:“现今才知,人老了,眼神不好,该去弄个镜子来,西山奉给太皇太后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沈文美滋滋的,一面拿棒槌拍打着衣,浑身湿透了,也不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汗水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溅射起来的井水,一面将拍打好的衣物给了那大理寺少卿陈新。

    陈新将衣物统统拧干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气喘吁吁的,像被田耕坏的老牛,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沈文便会四处张望,找一找有没有自己儿子沈傲的行踪,这一次找着了,见身后在十几丈外,背对着自己,在一户人家的门口,低声说着什么!

    沈文便觉得心里让美滋滋,一面道:“不容易啊,真不容易,这里哪有大灾后的景象啊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世外桃源,鸡犬相闻,此间乐,都不愿回京师去了。”

    谢迁默不作声,那陈新笑吟吟的道:“我儿还会给人治病呢,昨日有人亲自登门,感谢他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百来件衣服洗了干净,沈文和陈新等人便提着水桶,寻个高处,架了竹竿子,去晾晒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谢迁在正午领了饭团,他比较高级,自然有一个单独的棚子,每到这个时候,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累得腰酸背痛,可坐回了棚里,这桌上摆着笔墨纸砚,而在案牍上,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团团的废纸。

    他尝试了几次,想要写奏疏,可每一次都很不满意,第一次写的时候,发了许多牢骚,那时候他对太子殿下颇有些失望,觉得太子殿下太荒唐,太胡闹。

    可第二天,他又觉得自己写的不对,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乎又静下心来,又重新写了一份稿子,表扬了太子殿下爱民,而西山书院冒险入灵丘县,此乃仁政也。不过……他开始划重点了,虽然表扬了一下,但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接下来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狠狠痛骂了太子和西山书院一通。

    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太子岂可如此冒险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储君,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千不该万不该啊。

    对西山书院,当然也没客气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通臭骂,一群读书人,不务正业,跟着方继藩瞎混,方继藩救灾,不先知会宫中和官府,实乃大忌,若非西山书院乃太子所筹建之书院,老臣甚至要认为,这西山书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别有所图,妄图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好吧,在昨天夜里,这份奏疏,他又撕了。

    而到了今日,他又不得不动笔,深吸一口气,提笔写道:“臣奉旨入灵丘县,赈灾、缉贼为名,寻觅太子殿下为真……乃至灵丘,此地井井有序,井井有条,太子与新建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狠狠的夸了太子一通,他认为太子这样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对的,不应该贸然来灵丘,作为一个储君,不该对自己的安危如此儿戏,可下来,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于太子在灵丘县所作的事,极为赞赏。

    殿下身先士卒,军民百姓,无不争先恐后,而今疫情已被控制,灾情缓解……这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子殿下的功劳。

    新建伯虽得脑疾,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从旁协助,其余生员人等,无不深入军民,为民纾困……所救治的军民,已近万人……

    这些夸奖,全部出自肺腑,谢迁并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瞎子,一开始虽然无法接受太子和新建伯的行为,可看到这里秩序井然,看到灾民在大灾过后安居乐业,看到许多的生员和百姓们同吃同睡,彼此热络亲昵,谢迁便觉得,倘若自己还有非议,那就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贤能,非人所及,臣在此三日,见此情此景,感慨万千……”他在奏疏的最后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加入了这一句话,贤能二字,他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些不好意思写的。

    因为当今天下的读书人,最讲究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风骨,他们同样以此的标准来要求官员,作为内阁大学士,如此郑重其事的称颂太子,其实颇有几分阿谀奉承之嫌,可最终,他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补上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写完,谢迁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呼出了一口气,这才轻轻搁笔,将奏疏收了,接着将奏疏交给粮队的人,烦请他们带出去。

    中午小憩了片刻,又有一批衣物送了来,谢迁如平时一般,又到了水井边,听到沈文等人议论着:“殿下当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了不起啊,今日运了二十多袋石头上河堤呢,我见殿下,肩都磨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那个胡开山,才运了七十多袋呢,咱们殿下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这……其实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某种心理,大家从来不对太子殿下看好,现在太子殿下能运二十多袋了,即便别人所运的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的三倍,大家依旧对此极为认可,对太子赞赏有加。

    这就和方继藩一般,所有和他打交道的人,都已默认了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人间渣滓,可一接触,咦,这个家伙虽然眼高于顶,时不时还顶撞你一句,嘴里吐不出象牙,可终究没有吐沫横飞的问候你全家女性,这新建伯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错的嘛。啧啧……小伙子挺有前途啊。

    “谢公,奏疏写了吗?”沈文想起了什么,眼巴巴的看着谢迁。

    谢迁想起对太子和西山书院的吹捧,心里突的有些惭愧,虽然他自觉得,这些吹捧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言而有物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发自肺腑,可作为宰辅,如此肉麻吹嘘,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碍清直之名啊。

    什么叫清直呢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论如何,你都得勇于给陛下和太子提意见,陛下和太子做了啥,你都得挑出点毛病来,而后再振振有词的要求陛下和太子改正,他们不听你的,那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昏君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恣意妄为。
友情链接: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逆天邪神  字幕库  调教大宋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全球高武  金庸网  武道孤圣  免费算命网  明朝败家子  战国赵为帝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IT百科  完美世界  春野小神医  寒门崛起  调教大宋  极限保卫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大魏宫廷  小学生作文  逆天邪神  中世纪崛起  好名字  理财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