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四百九十四章:圣人
    朱厚照显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为了备课,他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连续半个月都没有睡好啊,连弹珠都不和方继藩玩了。

    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好胜心极强之人。

    也希望做点事。

    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不喜欢被人灌输。

    人都有好为人师的一面,朱厚照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些生员的书院院长,堂堂书院院长,怎么可以一点学问都不教授呢。

    朱厚照深吸一口气,问出民为何物的时候,生员们沉默,他们第一次听太子殿下讲课,也有些紧张,不敢贸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素来胆大包天的朱厚照,居然有点儿紧张了。

    看向方继藩,方继藩抬头看房梁。

    朱厚照心里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居然局促起来。

    心里不由暗暗恼怒,花费了半个多月时间去准备,结果……却临场出了乱子。

    众生员们见太子殿下不吭声,更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朱厚照心有点儿乱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有几个旁听的人,悄然的进入了明伦堂,他们坐在了角落。

    在书院,这样的事很多,因为慕名来听课的人不少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所有人,都会严格遵守上课的时间,有人兴之所至,也就来了,不过来听课的读书人,一般不会影响别人,会蹑手蹑脚的到旁听的席位上跪坐下。

    可这来的人,却有些不一般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已第五次来到西山。

    西山给他一种亲切的感觉,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亲眼见证西山日益繁华,不过……此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,站在了讲台……弘治皇帝美滋滋的心情,有点儿………复杂。

    书院院长,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让你挂名而已。

    太子从小就不爱读书,平时读书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知半解,居然大言不惭的敢登台教授人学问。

    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怕丢人啊。

    自己儿子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几斤几两,弘治皇帝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道的,所以他有些后悔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面对刘健、李东阳和随来的谢迁时,弘治皇帝的脸微微有些烫红。

    不过他依旧面带笑容,没有发怒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太子和方继藩立了大功啊。

    剿了中野二郎,使朕无忧。

    他见朱厚照呆呆的站在了讲台上。

    其实此时就已想将这个家伙拎下来了,别丢人现眼了,生怕别人不知你水平有限,没读多少书吗?

    谢迁似乎看出了陛下的心思,却又抬眸看了看太子。

    谢迁突然道:“敢问,心与理,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谢迁果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老江湖。

    他对新学,心情颇有些复杂,那王守仁的道理,一套套的,说实话,连素来善辩的谢迁,也难找出他的漏洞。

    今日……他倒想知道,太子对此的看法。

    新学提倡心性,而理学提倡理性,这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彼此之间最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谢迁其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谐趣之人,一看太子登台,便心里忍不住想笑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一红,这么大的问题问出来,这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摆明着,太子要出丑吗?

    朱厚照心里松口气。

    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看向问话的人,可一看谢迁,愣了一下,再看坐在那里的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的父皇,脸色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变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在此刻,不想父子相认,故意将脸别到一边。

    朱厚照在短暂的沉默之后,突然定下了神。

    父皇历来看不起自己啊。

    却不知为何,他今日来了。

    且不管他。

    朱厚照正色道:“这位老生员……问得好!”

    谢迁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什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,什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理?嗯,心者,心即为本心而已,你我皆有心,就如这位老生员……”

    谢迁的老脸又变了变。

    朱厚照笑吟吟的道:“也有心!”

    “我有何心?”谢迁开始发挥他抬杠的本能。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敢问老生员,你见了你的父亲,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谢迁哆嗦一下。

    太子这个家伙,历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胡说八道惯了的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拿自己的父亲出来,不会胡说什么吧。

    朱厚照见他不答:“这位老生员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见了自己的父亲,便想到了孝顺自己的父亲呢?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谢迁松了口气,还好……这家伙没有胡说八道,他颔首点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朱厚照又道:“可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此时,老生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老生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叫你谢生员吧,在这里,除了我这书院院长,还有副院长以及博士、助教人等,其余人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生员。”

    谢生员……

    谢迁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谢生员,敢问你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此时,你见到了孺子被投入井中,你会有恻隐之心吗?”

    谢迁沉默了片刻,孺子投井?

    “自然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性啊。有人讲究理,认为人的心,应当遵从天理,克制自己的欲望,譬如,人都有私心,会有私欲,那么,只有压抑自己的欲望,方能追寻到圣人之道。可这不对,就如我所说的那样,人孝顺父母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道理教授你怎么做,见了孺子投入井中,人油然而生,会生出恻隐之心,这心性所至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一念之间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人的天性使然而已,难道,这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理要求人们去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谢生员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见了孺子投井,会下意识的施以援手吗?”

    谢迁毫不犹豫的道:“会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谢生员生出恻隐之心,且愿意施以援手,敢问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道理要求你这样做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谢生员一念之间的本能?”

    谢迁沉默了,想了很久:“想来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念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念之间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谢生员的心性啊,因为谢生员的本心如此,所以见了孺子投井,第一个念头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恻隐之心;此后,谢生员施以援手,那么,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行,人有了一念之间,才会有行动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?那么在这其中,理又在何处呢?难道我们做任何事,都要先扪心自问,这件事符合不符合道理,那一件事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符合圣人的道理,倘若处处如此,那么岂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笑吗?”

    “人的行为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由心而发的,而非理而发,我们刻于的强调理性,遏制住心中的欲望,这未必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好事。”

    谢迁若有所思,居然觉得,这太子……长进不少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也错愕的抬眸,看着朱厚照,却见朱厚照开始慢慢的进入了状态。

    长久以来在西山书院的耳濡目染,就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头猪,不,不该称之为猪,现在该叫豚了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头豚,那也会有所悟了。

    何况,为了来授课,他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废寝忘食,成日都在瞎琢磨,朱厚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悟性很高的人,一旦用了心,对知识的吸收便轻易多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似乎懒得理会这位抬杠的谢生员了:“我们用理性,来压抑自己的欲望,这没什么不好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人的事,有人勤俭,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理性,他遏制自己内心的欲望,碍不着别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最可怕的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人们过于追求理性,不但用理性去约束自己,还要约束别人的行为。因为自己节俭,就要求别人和他一样节俭。因为自己寡欲,便要求别人也和他一样寡欲。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别人不从,便要讲大道理,处处讥讽,甚至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其动辄暴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开始渐渐进入佳境了。

    居然……听着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,从哪里学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听到此处,弘治皇帝一愣,这话……听着有些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滋味啊,啥意思?朕不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节俭的人吗?所以要求你朱厚照也节俭。还有动辄暴打,这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啥意思?

    听着……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说朕啊。

    朱厚照继续道:“这……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当下最大的问题。读书人学了道理,无论他们自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克制了自己的私欲,却总喜欢,用私欲去抨击别人。就说军户……”

    军户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军户们为国家效命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们的职责。可朝中的许多大臣,却用理性却要求别人,军户们粮饷不够吃了,他们会饿肚子,此时,便有人会说,你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国尽忠,难道饿肚子,就不可以克服吗?饿肚子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私欲,只要想着忠君为国的道理,为何就不能饿着肚子杀敌了?”

    “军户们也会有妻儿,他们在饿肚子,他们的妻儿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面有菜色,一群人饭尚且吃不饱,却希求他们心怀理性,遏制自己的私欲,去上阵杀敌,这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荒唐可笑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当下的问题,都源于此啊……我们的读书人,处处要求人没有私欲,要求每一个人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古之圣贤一般。可军户们呢?难道他们不知道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鞑靼人来了,倭寇来了,自己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奋勇作战,这些强盗就会奸淫掳掠吗?不,他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道的,他们有自己的心性,犹如他们见了孺子投井,也会有恻隐之心,怎么会不同情被鞑靼人、倭寇所屠戮的百姓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军户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圣人,我们必须承认,他们有他们的私欲,倘若你闭口不谈,故意忽略这一点,那么……这天下的隐患,也就出现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以后不熬夜了,坑啊,熬了大半夜,结果只写了一章,起来之后头晕脑胀,老半天才写出一点字,年纪大了啊,已经不复当年,一声叹息。
友情链接:作文大全  IT百科  飞剑问道  金庸网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中世纪崛起  天涯八卦  绝世邪神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哲夫当立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赘婿  大魏宫廷  超级神基因  全球灵潮  笔趣阁  名人名言  诡秘之主  重活一次  全职武神  明朝败家子  修真聊天群  中药大全  春野小神医  秦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