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五百一十五章:斩杀贼酋方继藩
    方继藩等人退出了暖阁,一路出宫。

    方才虽在暖阁里吵得厉害,不过大家毕竟无冤无仇,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公,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私,朝中的大臣没一个傻得,断然不至于因为公务上的不和,与人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所以那王鳌出了暖阁,便热情招呼:“方继藩,来,我等同行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这家伙……方才还气咻咻,转头便如此,实在有点令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马文升笑吟吟的道: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继藩,我等……同行。王公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经常提及过你,他说虽和你接触不深,可你做的许多事,却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利国利民,很教他佩服,只恨自己生不出如你这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心里开始在琢磨,这……算不算骂人?

    王鳌捋须笑道:“负图的话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虚夸了一些,不过佩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的,那土豆和红薯,老夫的家乡,已开始推广了,亩产虽不及西山,不过收获依旧惊人,这传来的家书里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说本乡的百姓们欢喜无限呢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见他说的真诚,这才去了疑虑,看来,可惜自己生的儿子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,这……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骂人,可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听着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没什么,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我一人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刘健三人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往内阁去的,而王鳌、马文升方继藩等,却需先出宫,众人走走停停,王鳌仿佛方才暖阁中的争议,没有发生过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关心起了西山书院的事:“西山书院此次有多少人参加开春的春闱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老老实实答道:“原本有十五个举人,后来又陆续有九个举人入西山书院读书,我算算,噢,有二十四人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乐了:“招揽二十四举人,又教授出了六个进士,这……放眼天下,怕也没有多少个书院,可以与之相比的吧。”

    王鳌微微笑道: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西山文风鼎盛,可见一斑,前些日子,还听了一些争议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学争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新建伯,老夫有一句良言相告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点头,示意自己在听。

    王鳌为首的几个尚书心里居然都暗暗点头,方继藩这个小子,果然没有传说中脾气这样的臭啊。虽说一般人,在见到了王鳌,王鳌说有良言相告,不知多少人都得恭恭敬敬的说一句还请赐告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这一声‘噢’,看上漫不经心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口里喊出来的,显然,这已很有礼貌了。

    至少王鳌就很欣慰,捋着胡须,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,其实……这小子,应当也不算很糟糕吧,还好,还好。

    甚至方才在暖阁里,方继藩很不客气的攻讦王鳌,王鳌的气都消了,方继藩,不就本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的吗?

    人家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针对自己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性如此啊。

    人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,很多人之所以会因为别人的话而愤怒,其实未必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对方的话好听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难听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从这话里,得出了对方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针对自己,再往深里想,人家为何针对自己呢,还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方对自己抱有敌意,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乎,怒了,双方矛盾升级,社会人们在马路中央插手站着,露出自己的纹身,指着对方的鼻子能骂一个时辰‘你瞅啥’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就完全没有针对性,因为大家都知道,这厮……并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针对自己一人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座的各位,甚至包括了没在座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王鳌笑吟吟的道:“方继藩啊。西山书院,不要牵涉进学争里去,争了也没什么意思,要争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争榜,争这榜上,有多少西山书院的人金榜题名,这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西山书院的立身之本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说,我没争啊,一直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别人来西山书院争,而且来争的人都很文明,绝不口出恶言,也绝不捋起袖子要动手。

    见方继藩没有应声,王鳌也不生气,习惯了。

    几乎要行至午门,大家正待要分道扬镳,王鳌驻足,笑吟吟的道:“飞球之事,老夫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反对的,不为其他的,在老夫心里,这太浪费了,无论继藩喜与不喜,不过,有闲,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以来府上坐坐,老夫对你,也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闻名已久,很想听听,你对农学,有什么独到的见解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王公喜欢农学,却不知,天下的学问多着呢,这飞球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大的学问。”

    王鳌很固执,和马文升等人对视一眼,仿佛交换了眼色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乐了:“总之,飞球不能击贼,要之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用,至于侦查,我大明自有侦查的手段,何须这天上飘着的一个球呢,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。在老夫看来,你那红薯和土豆,方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利国利民之物,这飞球,偏了啊。你也不想想,这天上也有鸟,可这鸟又何用?能下来啄人吗?除了飞起来时候,能避人,一无用处,这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老夫的良言,老夫这个人,重实际,否则,说破天,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他见方继藩有恼羞成怒的迹象,心里乐了,对付这样的小年轻,手到擒来,老夫活了大半辈子,还不如你一个小娃娃?

    便背着手,不给方继藩丝毫反诘的机会:“好啦,告辞,告辞。”

    预备要出了门洞,坐上轿子前往吏部部堂。

    马文升遗憾的看了方继藩一眼,道:“飞球……到底有没有用?”

    作为兵部尚书,他还有些疑虑,到时候花费了钱粮,定制了三十个,别一点用都没有,人家也不会骂你方继藩,不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骂兵部吗?

    却在这时,有人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锦衣卫指挥使牟斌。

    牟斌其实人不坏,至少没听说过什么恶名,可对于锦衣卫指挥使,所有人都收起了笑容,一个个板着脸。

    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往日,大家可能只相互颔首,就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打过招呼,然后擦身而过了。

    可今日,牟斌脚步匆匆,见到了方继藩,道:“新建伯,你竟在此。”

    一听方继藩这小子,竟和锦衣卫有所瓜葛,预备要走的大臣们,个个面上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漫不经心,却都留了心。

    方继藩还没回应,牟斌便道:“诶,正要寻你,快随我一道入宫觐见,有急报,十万火急。”

    十万火急……

    马文升和王鳌不禁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,能让锦衣卫牟斌说十万火急的事,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牟斌眯着眼,他目光深邃,谁也不知他的眼底深处,潜藏着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,可表面的目光,却显得很温暖,想了想:“鞑靼大太子额哲,被你诛杀了,你到现在还在装傻。消息已传来了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功一件,此前,为何没听你奏报?那鞑靼大太子,乃鞑靼储君,地位非同小可,方继藩,你这飞球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立了大功啊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方继藩有点懵逼,自己和什么什么大太子,有关系吗?

    认都不认识啊,他怎么死了,自己真的一点都不知情,被自己诛杀了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飞球?不对吧,怎么听着像八百里打死了鬼子一样,拍戏吗?

    其实何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,王鳌的脸,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面上的笑容,逐渐的消失。

    捏着胡须的手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悬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整个人,宛如石化一般。

    马文升身子颤了颤,差点儿打了个趔趄,这时候他也顾不得牟斌的身份了,忍不住道:“什么鞑靼大太子?”

    “马公身为兵部尚书,这鞑靼大太子额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,竟也不知吗?”

    马文升来不及脸红,心里又咯噔了一下:“此人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有密报传来,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死状……惨不忍睹!”牟斌淡淡道。

    马文升激动了。

    可能王鳌还在琢磨,这鞑靼大太子,到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什么玩意,既然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子了,为啥还要加一个大字呢,难道这世上,还会有小太子吗?

    额哲的名字,他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闻所未闻,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吏部天官,对大漠中的事,了解不多。

    可马文升不一样,他哆哆嗦嗦的道:“当真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牟斌不敢确定,额哲的死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和方继藩有关,可他却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相信额哲死了的,牟斌毫不犹豫的点头:“不错,这额哲……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可怜见啊!”马文升突然激动了,他的反常反应让所有人都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马文升激动的捋起了长袖,露出了自己的手臂,全无大臣应有的斯文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欢天喜地,以至于到了后来,眼睛红了,喜极而泣的道:“这该死的额哲,终于死了……死得好,死得好啊,哈哈,想当初,此贼带兵袭我河西故地,掠地数十寨,屠戮河西军民,不计其数,老弱妇孺,他都不肯放过,尸横遍野,前前后后,在他的刀下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数千人的性命啊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老天有眼,哈哈,他也有今日,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马文升高兴坏了,居然一下子拉着牟斌的手,不肯放牟斌走。

    牟斌道:“斧头插进脑袋里,差不多,脑壳劈为两瓣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在一旁听着头皮有些发麻,自己的脑壳,居然也觉得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这等死法,也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标新立异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三章。
友情链接:盛唐风华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电视指南  作文大全  作文大全  笔趣阁  重活一次  全球高武  笔趣阁  IT百科  飞剑问道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笔趣阁小说  大王饶命  创世中文网  中世纪崛起  扶蜀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修真聊天群  哲夫当立  逆天邪神  好名字  花百科  牧神记  明朝败家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