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零一章:大三元
    虽然方继藩很希望将气氛弄得热烈一些,毕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皇榜,就好像大奖即将揭晓一样,多少,总该呜哇几声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

    可身后的徒孙们,一个个呆滞又安静的看着榜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……确实有点像他们的大师伯,太老成了。

    刷题刷了一年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正常的现象,倘若还能流露出年轻人应有的朝气,方继藩绝对会把他们抓起来尝试一下开颅手术。

    徐傲凌骄傲的目光落在榜上,接着,他很快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几乎排在榜单的最末。

    三甲……‘赐’‘同’进士出身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前头那个赐,赐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给的意思,嗯,你水平也不差,给你吧。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差不多的意思,看你勉强还过的去,就算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进士吧。

    方继藩为他默哀。

    徐傲凌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方继藩便拍拍他的肩:“你已经很了不起了,毕竟没有进过西山书院,还能金榜题名,很教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徐傲凌道:“学生不需要安慰,能金榜提名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得起家乡父老了。”

    徐傲凌依旧保持着骄傲:“名次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最重要的,考试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时罢了,最重要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自己寒窗苦读,自己所读的经学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能够融会贯通,更重要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自己一辈子的言行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贴合书中君子之意。学生不在乎名次,在乎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正心、诚意、修身,此君子之德也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这家伙,不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师承于谁,莫不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读书读傻了的?

    终于,一个个榜,尽都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甲头名:刘杰!

    刘杰沉默着,似乎没有太多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观念,按着师公说的去做,那么其他的就不用担心了。这一路过来,从名落孙山的书生,到解元、会元、状元,连中大三元,一次又一次证明了师公的正确。

    此后,榜眼、探花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左右四顾:“第二名的这个郭海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,怎么没听说过……狗娘养的东西,他怎么就杀出来了,这半途杀出了一个程咬金,夺了我们西山书院的风头啊,回去打听一下,不揍的他生活不能自理,我不信方!”

    沉默……

    徒孙们都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回眸:“怎么?”

    一个徒孙跪下,一脸幽怨:“师公,学生叫郭海,前几日,您还说学生行书也的好,将来大有前途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震惊了,随即乐了:“原来如此,我还道这榜眼被人抢去了,原来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,师公一时忘了你的名,下次记住了,考得不错,但不可骄傲。”

    郭海心里已激动到了极点,滔滔大哭:“师公,学生明白,师公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忘记了学生,师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心念念着学生们的前程,来此看榜,一时百感交集,方才意识模糊,脑子里如浆糊一般。学生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样,学生……学生见自己名列一甲第二,突也觉得天旋地转,有些晕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精神一震:“不错,小郭说的很好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语惊醒梦中人啊,你很有前途,师公很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下去,那弘治皇帝仿佛跟和廷杨以及那些个清流有仇一般,前十五位,尽为西山书院读书人。

    他们的策论,何以服众人,以太子殿下举例,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引发了巨大的争论。

    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今,却再没有任何的争论了。

    十五人,占据了最好的排名,其他人,随意。

    方继藩感到满意,难得陛下这一次也任性了一把,连装都不装了,谁夸我儿子我就点谁名列前茅,你瞅啥,不服?

    事实上,有了和廷杨的前车之鉴,还有那刘五六在殿中一番掏心窝子的话,无论服不服,此时士林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鸦雀无声,至少也得先避一避风头。

    其实后世的人,对于读书人总有一种误解,认为读书人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要脸。可事实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人家要脸!

    徐傲凌在一旁,从头看到尾。

    他大抵已明白,这一科,西山书院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满贯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方才说,自己已心满意足,可看着那一个个榜首的大名,心里有一丁点的刺痛,如针扎一般。

    他保持着骄傲,依旧昂首。

    方继藩拍拍他的肩:“继续保持这样的好心态,反正以后你也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观政士,在京里观政半年之后,鉴于你还年轻,少不更事,大抵将你遣派至甘陕、山东等地做个县丞,一辈子在县衙里蹉跎,与刀笔吏为伍,再过十年十二年,你运气好,或许能任一个县令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同知,京师你肯定回不了了,原籍又回不去,一辈子在外漂泊,最大的乐趣,可能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和新纳的小妾来点闺房之乐,呀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多么令人羡慕的生活啊,无欲无求,没有仕途上的烦恼事,一定要保持这样的心态啊,要坚强,二十年之后,我还要一个坚强的徐傲凌,保持着这分傲骨。”

    徐傲凌深吸一口气,眼里有些酸:“当然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嘚瑟的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相比于贡院的清冷。

    整个西山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连中三元和状元及第的牌匾挂在了书院,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个状元及第,名列一甲,诸如此类的烫金牌匾,这琳琅满目的牌匾,将整面墙都遮住。

    方继藩只有不断往后退,方才可一览这荣誉墙之全貌。

    无数的学子,远远的看着,有人哭了,有人大笑,这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荣誉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人生的转折,两年前,他们来到这里,遭人白眼,受人耻笑,被人称之为‘离经叛道’,而如今,金榜题名、官袍加身,显荣乡里,封妻荫子!

    “师公……”那徒孙郭海寻来了笔墨:“此处,岂可没有师公墨宝,师公,留下一幅墨宝,激励后进末学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谦虚的道:“字写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便纷纷道:“请恩师(师公)赐下墨宝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乐了:“也好,那么就写一幅字,激励你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兴冲冲的搬来了笔墨纸砚,王守仁为方继藩磨墨,欧阳志为方继藩用镇纸抚平白纸,刘文善和江臣,小心翼翼的为方继藩拎起袖摆。

    徒孙们一个个翘首以盼,个个双目含泪带光。

    方继藩提笔,写下第一字。

    “好!”人群之中,不知谁叫了好。

    顿时掌声如雷,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方继藩显得很平静,被人叫好叫的多了,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泰然处之,手腕一动。

    “好!”众人齐声叫好。

    一个个激动的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方继藩继续泼墨,一气呵成,终于一幅字写成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争先目睹此字。

    人们依旧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方继藩压压手:“写的有些不好,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惭愧,师公自得了脑疾之后,这字便一塌糊涂了,盖因为脑疾之毒侵蚀了为师的脑部某些掌握人体平衡能力之所在,因而,难免手颤。”

    众徒孙们激动的眼泪都夺眶而出,却有人念着行书上的字道:“旁人爱声色,吾独爱八股!”

    吾独爱八股。

    独爱八股!

    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妙不可言啊。

    西山书院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这独爱八股的精神,不才有今日吐气扬眉吗?

    “好!”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连绵不绝的掌声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师公写下此句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嘉许你们,这八股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好东西啊,八股取士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祖宗之法。前些日子,竟听人说,八股害人,竟还说要废黜八股,看看,看看现在外头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群什么样的读书人,这些人离经叛道,厚颜无耻,欺师灭祖,不学程朱,不作八股,不配为人!”

    方继藩骂的吐沫横飞。

    平时方继藩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极难生气的,可每次提起那些离经叛道的读书人,方继藩就很生气,脸都红了,手里还握着笔呢,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手和笔颤颤,连带着笔上的墨也摔下来,斑斑点点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们西山书院,上承太祖高皇帝钦定程朱之学,习作八股。再辅之以新学务实之道入仕;对某些不知廉耻之人,决不可容情,若遇有生员敢言废八股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八股害人的,不需客气,你们冲上去打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了,我在后头,给你们做主,打不死这群离经叛道的狗东西,读书读不好,八股不肯做,为了一己之私,祖宗竟都忘了,你们说说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人吗?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禽兽!”

    众徒子徒孙们方知师公动怒了,纷纷拜倒,道:“学生谨记师公教诲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低头,又看那‘旁人爱声色,吾独爱八股’十字,脸色稍稍缓和:“今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喜的日子,不说这些社鼠城狐之辈,搅的为师脑壳又疼了。”

    徒子徒孙们听师公脑壳疼,不少人杀气腾腾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代,最讲究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尊师贵道,师生即父子,何况师公的人品以及学问,都令他们无不钦佩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亲爹在面前,让他们做出选择,他们也尚需犹豫。可外头那些跳梁小丑,竟让师公忧虑如此,一下子,所有人同仇敌忾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感谢第三十七个盟主逗比龙1989诞生,逗比龙1989同学一看网名,就知道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俗中带雅的人,谢谢你的支持,老虎努力中,还有两章,继续。
友情链接:健康报网  莽荒纪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极限保卫  逆剑狂神  极限保卫  全本小说网  减肥方法  花百科  秦吏  第一课件网  男性健康  如意小郎君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大魏宫廷  谎话大王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飞剑问道  开天录  牧神记  赘婿  斗战狂潮  金庸网  杀神白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