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零八章:江山万年
    起初的时候,朱厚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丁点压力都没有,可渐渐的开始有人过问自己为啥没有儿子,朱厚照心里多少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些膈应的。

    男人嘛,怎可无嗣呢,自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子,将来要做皇帝,那太子咋办?

    没有太子,就得请别人的孩子来继承自己的江山,自己有什么面目,对得起父皇,这也对不起自己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?

    绝嗣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极严重的事,何况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子之尊。

    这事儿朱厚照虽从不跟人提起,可心里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闷得慌,在外人看来,他好似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心无肺,可哪里知道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子最大的痛点。

    而如今!

    “切的好!”

    朱厚照拍拍方继藩的肩。

    方继藩忙谦虚:“哪里,哪里,没缝好,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激动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那刘秀女自也知道自己有了身孕,如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临幸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改变了她的命运,她自清楚,母凭子贵的道理,莫说能生下一个龙孙,哪怕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未来的小公主,自己从此,也能立足,列入嫔妃之列,父母和兄弟,都能蒙受朝廷的恩惠。

    她楚楚可怜的样子,也泛着泪。

    朱厚照怒气冲冲对张永道:“愣着做什么,赶紧,赶紧的呀,赶紧带着刘秀女……不,用不了多久,她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侧妃了,赶紧带她去休息,她身子孱弱,难道你就这样任她在此受寒?”

    张永憋着脸,有点不肯去。

    朱厚照作势要踹他。

    张永道:“殿下,奴婢觉得,刘公公身子不好,不妨让她带去,奴婢嗓门大,可以去宫里报喜。”

    刘瑾一听,怒了。

    这张永生儿子没*眼啊,不对,这杂碎他也生不得儿子,这家伙平时里对自己恭恭顺顺,却到了关键时刻,转过头就给自己一刀。

    刘瑾自然清楚,能让张永和自己反目的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报喜的巨大好处。

    傻子都明白,此时谁能抢着先入宫报喜,这陛下和张皇后得知了喜讯,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样子,这对自己的前途而言,有多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刘瑾哑着嗓门道:“殿下,奴婢跑得快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冷笑。

    刘瑾一见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报喜的事,轮得到你们,让我来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压压手,激动的道:“本宫一道儿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。”方继藩笑嘻嘻的道:“殿下不喜陛下,见了陛下心里就发憷,我们分头行动,殿下去仁寿宫和坤宁宫,臣去陛下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叉腰的朱厚照神气活现道:“本宫要一个一个的亲自去报,这东宫里头,都给本宫守严实了,一只苍蝇都不得飞出去,本宫第一个要报的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父皇,让他知道,论这民心,他不如本宫,论生娃,本宫也比他技高一筹,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,想当初,他对本宫百般羞辱,今日……本宫要告诉他,今时不同往日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脖子一凉:“那我去给周娘娘和张娘娘报喜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把揪住方继藩:“不成,你随本宫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突然有一种要进入虎穴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,再无迟疑,朱厚照即将动身,此时,天色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黎明,朱厚照便骑上了马,方继藩乖乖也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朱厚照神气活现的扬着马鞭:“老方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走你大爷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起了大早。

    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的习惯,经历过上次那一病,他也开始注重养身了,可即便如此,清早照例还得去暖阁,先喝一碗粥,坐定之后,开始看一看奏疏,心里先打一个底稿,在确定了今日要议之事之后,内阁大学士便要觐见,大家共同商讨国家大事,有时,也会召各部尚书来,总之,这黎明时的思考最为重要,毕竟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子,无数的臣民都仰赖在自己身上,倘若自己不做主,还能仰仗谁?

    他已至暖阁,萧敬照例,给他盛了一碗粥来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面喝粥,一面捡起昨夜留下的一些奏疏来看,特意留在案头的奏疏,往往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觉得事关重大,且暂时还没想到怎么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突然,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:“那大真人……身子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萧敬道:“腰子的地方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疼的厉害,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绞痛,吃不下饭,喝不下水,眼看着,就要一命呜呼了。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去西山请人,太子殿下和方继藩都没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儿戏,大真人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朝廷钦赐的天下道门掌教,而今既已病入膏盲,能救,为何不救?”

    萧敬呵呵一笑,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朕看哪,方继藩也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半个道门中人把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说,他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龙泉观的那真人……的师兄吗?想来,他对大真人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很关切的,同道中人嘛。事情必坏在这太子身上,太子啊,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任性,生死大事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以任性的吗,下旨,就说朕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说到了一半,却有宦官匆匆来:“陛下,太子殿下和定远侯匆忙求见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看天色,面带疑惑:“来的这样的早?他们昨夜都没睡,两个人还凑在一起吗?大半夜的,不睡觉,他们做贼了?”

    萧敬干笑,却不敢做声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起身,背着手,显得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焦虑:“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朱厚照和方继藩气喘吁吁进来,朱厚照正待要行礼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冷冷的看着朱厚照,厉声道:“大真人危在旦夕……你知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还想行礼的朱厚照顿时停止了动作,转而站直身体,直面朱厚照,双手叉起,一副老子要教训儿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的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反了,这一次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真的反了吗?

    弘治皇帝气的发抖:“朱厚照!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朱厚照同样厉声回应。

    方继藩一摊手,他就知道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弘治皇帝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朱厚照也大叫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外头禁卫探头探脑,却一个都不敢进来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气的哆嗦。

    方继藩看不下去了:“陛下,臣等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来道喜的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凝视着方继藩,他决定暂时不理会这个小畜生,猛地,他心里咯噔了一下,脸色凝重起来:“方继藩,你先别说,让朕来猜一猜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奇怪的看着弘治皇帝:“陛下……能猜得出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冷冷的看了朱厚照一眼:“平日太子见了朕,都如老鼠见了猫一般,这没骨头的东西!若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什么天大的喜事,还牵涉到了他,他万万不敢在朕面前如此造次的,所以……朕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没有猜错的话,环切手术……成功了!”

    他说成功了三个字的时候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带着疑问,虽说知子莫若父,可他声音还在颤抖。

    自己只有一个儿子啊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单传,人丁如此单薄,兼且太子至今没有子嗣,弘治皇帝急的不得了,若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深知这等事,靠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急不来的,因而一直隐忍不发,否则,抽也将朱厚照抽死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身体僵着,凝视着方继藩,此时此刻,他不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高高在上的天子,更像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不错,环切手术,大获成功。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大获成功。

    居然……真有孕了吗?

    朕……朕有后了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捂着自己心口。

    一旁的萧敬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搀扶住他,萧敬的眼圈也红了:“陛下,陛下……万万不可激动,不可激动啊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本想说,成功了七次,可见陛下激动如此,却不敢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由孝敬搀扶着,坐下,气喘如牛,端起茶盏,狠狠喝了一口,双目赤红,死死盯着方继藩:“果真?”

    “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诚实的人,臣可以用臣的人头,臣父的人头,方小藩的人头,公主殿下的人……不,公主殿下一直接受臣的治疗,她最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道,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言而有信之人,臣愿搭上全家人的性命,此事,当真,所有的时间,都吻合的上,每一个妇人的症状,也都一一吻合,臣以诚信为本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臣为人处事的原则,岂敢作假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到了方继藩目中的坚定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弘治皇帝一愣,他凝视着方继藩,一字一句的道:“什么叫做,每一个妇人的症状都吻合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深吸一口气,见朱厚照奇怪的盯着自己,显然,朱厚照很奇怪,为何这个时候,会提到自己的妹子。

    方继藩不理会朱厚照奇怪的目光:“因为……怀有身孕的妇人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七个,陛下……臣要恭喜陛下,陛下子孙繁茂,大明后继有人,江山万年哪!”

    江山万年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打了个哆嗦,身子有些撑不住了,他突的,鼻头一酸,泪水止不住出来:“江山……万年……千秋万代!”

    他呜的一声,便禁不住哽咽,捶着自己胸口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打完吊针回来,赶紧写了一章,感觉这药水有催眠的重要,码字的过程头重脚轻,好不容易写完了,同学们,记账!挂我老虎账下。
友情链接:全职武神  中华养生网  逆天铁骑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春野小神医  逆剑狂神  锦衣夜行  伏天氏  最强逆袭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超级神基因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中华养生网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锦衣夜行  笔趣阁小说  理财知识  逆天邪神  赘婿  大明元辅  全职法师  北宋大表哥  社保查询网  重活一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