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一十三章:马到成功
    这一沓黄纸固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儿戏。

    可这还得看人。

    所谓信则有、不信则无。

    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遇到弘治皇帝这等油盐不进之人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上老君亲自下凡,他照例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信这等事。

    可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皇太后这般,一生笃信的,这玩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听说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真人所赐的丹书,太皇太后哪里敢怠慢,取了一看,这确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真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这龙虎山大真人,乃天下正一道的掌教,乃张道陵之嫡系子孙,非同小可,地位超然,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当初遇到了太祖高皇帝那样的凶神恶煞,狠狠的收拾了一通,可其他时候,便连宫中也都有所敬意的。

    至今这大真人,对方继藩而言,真不算什么,他本来就腰子疼,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的同门师弟,自己没去找他麻烦就不错了,他还求到了自己头上,只需让李朝文去晓以利害,什么东西搞不到?

    方继藩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吹牛,这满天下但凡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修道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寺里做和尚的,绝没有谁敢不给方继藩面子,无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得道的高僧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为的修士,人挡杀人、佛挡杀佛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细细看过一遍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。这方继藩与秀荣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契合到了这般的地步吗?

    朱厚照根本不信,他立即大声道:“曾祖母,万万不要信他,方继藩在正一道里辈分高,他还和我吹嘘过,天下的道人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的徒子徒孙……”

    这台拆得真好。

    方继藩在心里暗暗抱怨,不过仅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会,他便回过神来,朝着众人大义凛然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误会我倒也罢了,为何要侮辱诸位真人和高僧,他们……”方继藩差点说,他们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孩子呀,细细一想,虽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的徒子徒孙,可这些人的年纪,却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和孩子不沾边,便改了口:“他们可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得道之人啊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脸色也凝重起来,啐了朱厚照一口:“太子休要口没遮拦,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子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储君,这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得道有德之士,岂会因为和方继藩的远近亲疏,而胡乱代天作谶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被外人听到,那还了得?”

    朱厚照被痛斥一通,气得满面羞红,眉头深锁,他不由恼羞成怒的说道:“皇祖母,这些人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招摇撞骗之徒,哪里有什么修为,皇祖母信这些人,也不信孙臣吗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看看朱厚照,再看看手中的竹签和黄纸,似乎已经有了主意,朝朱厚照摆了摆手:“住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无语了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耐心看完,深吸了一口气,凝视着方继藩:“你与秀荣,早就相识了吧?”

    方继藩郑重颔首: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深深看着方继藩,打量着。

    对于方继藩,她印象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很不错的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很实在的人,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靠,做人也懂得循规蹈矩,还有那周家的周腊,也幸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营救呢。

    这种种的事,叠加在一起,太皇太后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动心了。

    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作之合,二人早就相识,虽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青梅竹马,却也称得上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段好姻缘了,何况方继藩人品和能力,都无可指责,自己的嫡亲孙女,这朱秀荣,几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看着长大的,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她另眼相待,此时不禁起心动念头,抿了抿唇,她便开口道:“只恐外头风言风语,大臣们反对,你们方家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勋贵,大臣们对于外戚,多有防备,方家虽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位极人臣,却也有所顾虑,这一点,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振振有词道:“这个放心,大真人早就说了,公主殿下,和臣乃天作之合,否则下嫁给谁,都可能给夫家遭来无妄之灾……娘娘你细细看那黄纸的第三句,说的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个,为了公主殿下的幸福,大臣们莫非还要妨碍这等好事吗?儿女私情,却非要用朝中的事来考量,若如此,他们娶妻纳妾,岂不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结党营私。臣要检举。内阁大学士谢迁和礼部右侍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亲家,还有英国公和周王殿下,也都结了姻亲,还有……且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自袖中,取出一部厚厚实实的簿子来,朝太皇太后跟前送去:“请娘娘过目,里头触目惊心啊。位高权重的大臣和宗亲之间,还有文武之间,他们相互联姻,臣想问,方家和皇家结亲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外戚干政;那这些文武大臣、宗亲、勋臣结亲,岂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结党营私,图谋不轨,皇家结亲处处受制,他们以婚约为盟,怎么就没人管,还有天理吗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接过了簿子,翻了翻,似乎也有点恼怒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对啊,怎么就管着皇家,他们自己怎么就不自己管管呢?

    外戚有危害,大臣以婚约而勾结一起,就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事了?

    方继藩暗暗察看了太皇太后的面色,不禁又道:“太祖高皇帝和文皇帝时,就有勋臣和皇家联姻的先例,且惯常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,怎么到了而今,他们反而不遵从祖宗之制了呢?可见这祖宗之制,于某些人而言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草纸,他们想来制衡皇家时,便取出来,他们不想时,便将这弃至于地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动容了,不禁颔首。

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臣对外头怎么看,一点都不在乎,倘若有人反对,冲着臣来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臣一力承担。可臣却知道,无论别人怎么想,咱们大明,说话作数的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皇上,而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区区几个言官。而在这深宫,能一言而断,成全臣好事的,非娘娘莫属,娘娘只要开了口,这天下臣民,哪个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将娘娘视若神明,除了偶尔有几个想邀直取宠之辈,可能会咋呼几句,其余之人,只会佩服娘娘目光如炬,洞若烛火。再者说了,从前这些言官,不还天天骂周家和张家吗?”

    前头的话,听着很让人舒服。

    后头的话,立即让太皇太后冷哼一声:“现在的言官,确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愈来愈不像话了,当初英宗先皇帝在时,他们哪里有这般猖獗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继续娓娓道来:“臣乃定远候,宁愿辞去侯爵之位,为庶民,只在西山,教书育人,经营家业,绝不涉足朝中之事,只求娘娘恩准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对于方继藩的态度,太皇太后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满意,她不禁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,随即看向弘治皇帝:“皇帝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皇后也看着弘治皇帝,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女儿的父亲,这件事,显然还得皇帝做主。

    不过太皇太后既问起皇帝怎么看,显然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意动了。

    言外之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这个孩子,做哀家的曾孙女婿,再好不过,哀家很满意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为难起来,眉头深深皱了起来:“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朝廷也离不开方继藩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实话,在弘治皇帝的计划之中,显然方继藩已成为了肱骨之臣,未来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辅助太子的大臣之一,方继藩的才能,已在许多地方得到验证,无论说他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怪才也好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其他才干也罢,至少,许多朝廷解决不了的事,都被他轻松的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让方继藩乖乖做个驸马都尉,每日给皇家去太庙里祭祭祖宗,还有祭祀一下天地,再或者,每年还要往返一趟中都凤阳,这……怎么成?

    太皇太后瞥了他一眼:“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皇帝的事,皇帝,你该拿拿主意,不要总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被人牵着鼻子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踟蹰着,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难的样子,他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,不禁开口道:“此事,儿臣以为,须先问问秀荣才好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听,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抓住了救命稻草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了,妹子肯定瞧不上方继藩,他主动请缨:“我这便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冒冒失失冲进了耳室,就见朱秀荣背着身,对着自己,朱厚照故意放大声音道:“妹子,外头的话,你听到了吧,方继藩这无耻之徒,他竟对你垂涎三尺,你自己来说说看,你怎么想的,你大声的说,不要害怕。”

    朱秀荣不做声,一双凤眸瞅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朱厚照便乐了:“看来,她不做声,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话音刚落,朱秀荣有些急,低声道:“全凭曾祖母和母后做主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感觉自己听错了一般,错愕的凝视着朱秀荣:“你说啥,我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朱秀荣便鼓起勇气,大了一些声音道:“全凭曾祖母和母后做主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曾祖母和母后可没有同意。”

    朱秀荣便道:“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顺天而行,得道的祖师们既已洞悉天命,我理当顺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命,啥天命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骗人的,飞球队的人上了天,没看到仙人,一个鬼都不曾见,这个不算数。”朱厚照大声嚷嚷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朱秀荣便愠怒了,哭着鼻子道:“你又欺负我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泪水便止不住的出来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朱厚照一呆,他觉得自己的心口,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狠狠被什么东西锤了一下,有一种无力的感觉,朱厚照脸色苍白的道:“我明白了,我已一切都明白了,原来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意,也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父母之命,这些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托词。”
友情链接:99养生网  漂亮女人  哲夫当立  最强逆袭  吞噬星空  谎话大王  银行信息港  全职法师  最强狂兵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逆天邪神  铸天之景  超强吸妖器  如意小郎君  五行天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大魏宫廷  作文吧  北宋大表哥  全球灵潮  金庸网  五代梦  大明元辅  金庸网  好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