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一十五章:可怜天下父母心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看了张皇后一眼,道:“朕有考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弘治皇帝道:“此时,也不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我们急,方家不曾正式上表求亲,我们自己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乱了阵脚了,那平西候自个儿闷不吭声,难道还让朕下旨,求着他们不成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听罢,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颔首点头:“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此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说着,外头有宦官来,道:“陛下,刘健等大学士听闻太子有喜,激动不已,在暖阁外坚持着,要恭贺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随即喜出望外,道: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双喜临门,朕满脑子想着秀荣的事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忘了,哈哈……走,摆驾暖阁,朕要亲自去见见诸卿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”

    说着,辞了张皇后,火速至暖阁,便见刘健等人喜滋滋的还跪在此,远远看到弘治皇帝,个个激动的道:“臣等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笑颜:“卿家们辛苦了,快进暖阁里做。”

    见刘健等人疲惫不堪,弘治皇帝有些愧疚,至暖阁,坐定了,道:“这方继藩,真有几把刷子啊,这疑难之症,他竟都有一手。”

    刘健等人其实心里已清楚了,方继藩提刀一切,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使大明王朝,直接改变了方向。

    太子无子,乃天大的事,而今,总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家心头大石落地了。

    刘健道: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方继藩功不可没,不知陛下,打算如何封赏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嗯,朕在思量思量。”

    眼下,当然得端着,那平西候上了表求亲,不,得舔着脸来求亲,接下来,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宫中所考虑的事。

    皇家嫁女,那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脸的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反而奇怪起来,如此功劳,居然只说思量思量。

    这陛下……果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小气的出了名,不过,这也有道理,这么大的功劳,赏什么呢,明面上,也不好说,难道真说,方继藩妇科圣手,使太子有了身孕,所以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大功劳?所以皇帝重重赏赐?

    也罢,此等事,和自己没关系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生怕刘健等人深究一般,便道:“诸卿,而今,大事已定,朕也心,也定了。国祚既可连绵延续,朕更该勤政了,今日诸卿,要议何事?”

    刘健才想起了什么,道:“陛下,安南国与我大明的争端愈发的明显,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关于米鲁……不,刘氏领地的争议,愈发频繁,双方在边境,发生了一些冲突。平西候和他们发生了一些冲突,此后,又有云南、广西等地,揭发了安南国擅改历法之事,陛下……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弹劾的奏疏。”

    萧敬将奏疏送到了弘治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低头一看,心里就了然了,当初大明撤出安南,正式承认安南为藩国,某种程度而言,虽维持了体面,却相当于一场军事上的失败,这一点,大家心里都清楚,大明撤出之后,安南国虽表面上恭顺,可心里,却已对大明有些不屑于顾了,他们凭着和明军多年的作战经验,开始侵吞了占城以及附近诸国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西洋一霸,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跋扈。

    因此,虽在对大明的公文之中,以臣自称,可关起门来,却自居为皇帝,自称自己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中华正朔,米鲁的部落,横跨云贵,与安南国接壤,在米鲁叛乱之后,安南国假装帮助大明剿灭米鲁叛乱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侵占了米鲁等土人诸部的大量领土,势力已侵入了云贵腹地。

    本来这些领土,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崇山峻岭,大明也懒得计较。

    可接着,事情却发生了转机,米鲁竟在此时,成了平西候妻,而她的部族自然也就成了效忠朝廷的力量,米鲁的族人被安南人驱逐至云贵腹地,可他们背后,却有镇守贵州的方景隆撑腰,这一下子,原本叛乱失败,朝不保夕的土人们,自然也就希望返回自己的故土,这争斗,便愈发的有了火药味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,道:“此前朕命钦差前往安南,申饬安南国王,命其吐出所侵占的领地,结果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安南国王阳奉阴违,招待了使者,说了不少好话,可边境依旧纹丝不动,不但如此,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”刘健道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大怒:“他们这样做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拿捏住了咱们大明,不敢对安南大动干戈吗?”

    刘健等人默然。

    良久,李东阳道:“陛下,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,可朝廷对安南用兵,没有什么意义,何况,有了文皇帝的前车之鉴,臣等看来,大动刀兵,需慎之又慎啊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道:“再命人申饬吧。”

    谢迁摇头:“臣以为不可,朝廷此前申饬,安南人便阳奉阴违,这说明,申饬已经没有了效果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继续申饬,只会让安南人更加看轻朝廷,认为我大明,除了申饬之外,对他们再无办法。依臣之见,不妨关闭与安南国的互市,下旨昭告天下,对其进行斥责,暂停与安南之间的朝贡,且看他们,会有什么反应。他们见朝廷如此,自当知道,朝廷的态度,已经坚决,深知继续如此下去,可能会遭致可怕的结果,或许,会悬崖勒马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想了想:“那就依卿所言的去办。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匆匆进来,道:“陛下,兵部尚书马文升求见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马文升疾步进来,他见了弘治皇帝,纳头拜倒,道:“陛下,出事了,云贵诸地,军中大疫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,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马文升手中拿着奏报:“黔国公来了奏报,这一次疫情蔓延极快,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各卫,十分严重,将士们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畏寒,此后,发热,强烈呕吐不止,更有甚者,直接昏厥,不省人事……不只云南,便连贵州,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。

    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疟疾。

    这疟疾几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数十年发作一次,平时虽偶尔有爆发,可一次大爆发,却极为可怕。

    这种疫情不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云贵、广西等地,且高发的,往往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军中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明所建的屯田军卫本就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汉人,汉人到了那里,极容易水土不服,而土人相对而言,抵抗能力强一些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军中人员密集,一旦传染,立即疯狂蔓延。

    大明在云贵,乃至于起初占领安南之后,一次疫情爆发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数千数万人死亡,更有无数人,失去了战斗能力,这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明最终选择安南撤军,以及在云贵之中,当初不得不依靠羁縻当地土司代理统治的原因,因为每一次在这疫情爆发时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明军在西南最为虚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道:“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上天不仁啊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弘治皇帝看了刘健等人一眼。

    刘健也叹了口气,道:“陛下,方才陛下对安南国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断绝互市和朝贡的事,不必进行了,也不必昭告天下,派出一个使节,前往安南,告诉安南国王,晓之以大义吧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此时只能暂时容忍。

    至于晓之以大义会有什么结果,只有天知道。

    “下旨,命黔国公府,平西侯府,做好防范,尽力缓解疫情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看了弘治皇帝一眼,道:“陛下,臣听说,平西候,也染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弘治皇帝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马文升叹了口气,他取出了一封奏报:“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平西候的奏报,他说……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马文升欲言又止,有点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忍心亲自去看那奏疏,叹了口气,道: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哭笑不得的道:“平西候说,他镇守贵州,此时军中发生了疫情,而他在巡视之中,也已染病,此刻,已至垂危之时,生死不知,倘若能为死在贵州,虽未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马革裹尸,能为朝廷在贵州尽忠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憾。他还说,他只有一个儿子,自小纵容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他心底深处,一直有个大胆的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马文升道:“他说他的儿子,品性相貌,都还过得去,又听说,公主殿下待字闺中……”

    刘健……有一种RI了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人都要死了,平西候,居然还在琢磨这个。

    可细细一想,刘健了然了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

    对平西候而言,他这个儿子,什么都好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些不太靠谱,名声嘛,毁誉参半,他人若在世,倒也不必担心,怕就怕,不在世了,自己的儿子,惹出什么祸端来,不好收场,固然皇帝对方家,总还念一些旧情,可谁知,那方继藩胆大包天,会做点什么可怕的事呢。

    所以,对平西候而言,家族将来有什么前途,他已不敢去多想了,他在求稳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能为朝廷效忠而死的时候,促成这么一桩婚事,方继藩固然成了驸马都尉,方家从功臣,成了外戚,可依着陛下对公主殿下的厚爱,这方继藩便几乎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了金刚不坏之身,捅了天大的篓子,总也有人可以为他收场,不至降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友情链接:小学生作文  星座网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减肥方法  金庸网  小学生作文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说说大全  漂亮女人  中国会计网  完美世界  寸芒  银行信息港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好名字  笔下文学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据说娱乐网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全职高手  三国高校传  太初  极品家丁  哲夫当立  努努书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