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二十五章:朕之子也
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了点头:“殿下你先说吧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看着舆图,他大抵有印象了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云贵、安南的舆图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竟然现在还有闲心,琢磨这个。

    征安南?

    朕有说过征安南吗?

    胡闹,简直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胡闹啊。

    不过,显然二人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纸上谈兵,这两个家伙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闹心的主啊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依旧没有做声,他想听听,朱厚照的‘高见’。

    此时朱厚照手中举着一枚棋子道:“对于我们而言,最大的优势,就在于飞球营,飞球营的特点在于,能够突然奇袭,攻敌不备,只要越军没有防备,便可得到奇效,就如当初,对付鞑靼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一次,飞球营已更加的强大,我们的飞球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当初对付鞑靼人时的三倍;且,鞑靼人当初被我们奇袭,他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山谷里,可毕竟,还有逃脱的可能,他们的帐篷比较易燃,可其实杀伤力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限。可越人不同,越人多以城塞防守为主,城塞之中,城门狭隘,想要逃窜,十分不易。不只如此,他们的营寨、房屋,大多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木制,而一旦有火油从天泼下,一场大火,便可席卷全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我们的奇袭,只有一次,只有让越人完全没有防备,对我们飞球营没有任何了解时,突然奇袭,一次性,将越军,统统全部歼灭,才能得到更大的战果。否则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杀伤一部越军,越军固然吃了大亏,所谓吃一堑长一智,他们势必在以后,会尽力的分散兵力,防止被飞球营袭击,而一旦如此,飞球营的杀伤力,也就大打折扣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手指着舆图:“所以,我们只有一次机会,首先,必须要让越军凝聚在一起,使他们的大军,守在一处,可如何才能使他们起倾国之兵,固守在一处呢?”

    朱厚照看着方继藩:“唯一的办法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令他们的王都,感受到巨大的威胁,一旦他们自觉地王都不保,势必会收各路大军,屯驻于王都,妄图在这王都,以倾国之兵,和我们决一死战,倘若在这安南国的王都里,聚集了十数万大军,这时,飞球营夜袭,烽火连城,一战之下,尽灭安南国倾国精锐,那么,大功可成。”

    这个思路,没有错,这叫利用自己的长处,一次性,直接让安南国直接骨折,打到对方怀疑人生,歼灭对方所有有生力量。

    方继藩指出了最大的问题:“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又如何才能使其王都受到威胁,使安南人,聚集安南所有军马,试图让他们都安安分分在其王都呢?”

    朱厚照挑眉:“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问题的关键所在,从前我大军入安南作战,安南人一直都在北方设防,那里崇山峻岭众多,他们借助地利,可以和我们对峙鏖战,想要让他们撤回前方和后方的军马,全数聚于王都,除非……在此时,有人威胁到了王都的安全,只有如此,他们才会成惊弓之鸟,回防王都,以备不测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眯着眼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直接手指着靠近王都的一处海港:“那么,这时候,备倭卫的水师就有了作用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先命水师,直接袭击靠近王都的这处港口,如此一来,其王都的门户,也就大开,接下来,咱们虚张声势,做出要从海路源源不断增兵,要自海港一路袭击其王都的姿态,那时……安南人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方继藩眉飞色舞:“臣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想,一旦如此,安南人势必收缩兵力,守卫王都,而一旦安南人的精锐,统统凝聚于其王都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飞球营给他们重创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想法,确实不谋而合,想要从陆路攻击安南,诚如当初文皇帝征伐安南一般,调动数十万大军,一路攻略安南人在北方的关隘,这不但见效慢,且花费巨大,数十万大军,齐头并进,即便能势如破竹,这巨大的损失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可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所提出的,其实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清末时,八国联军入北京的打法,人家才不跟你按常理出牌,直接从海上,袭击大沽口,而这大沽口,本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北京的门户,而后,逼迫清军回防附近的力量,迫使清军和八国联军在京畿一带进行决战。

    而征战安南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,利用舰队,袭击靠近安南王都的港口,拿下了港口,安南国内,肯定惶恐,势必收缩兵力,寄望于保卫王都,而一旦他们的大军聚集了起来,便可利用飞球营的火攻,将其一波带走。

    朱厚照粗重的呼吸着:“只要一次尽歼,那么,整个安南,便彻底的空虚,成为我大明的囊中之物,最重要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这一战,便可使整个安南国风声鹤唳,暂无反抗之心,你的父亲以及云南沐氏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各领一军入安南,安南各州府,势必望风而降,区区安南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操持在我们的手里了。哈哈哈哈……文皇帝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我朱厚照的先祖,可他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算高明,他打的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呆账,而本宫,所使的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前无古人的战法,别人都说文皇帝擅用兵,可在本宫看来,他老人家,给本宫也就做一个账下亲军而已,本宫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吹嘘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看着二人纸上谈兵,虽觉得这两个家伙所言的东西,不甚靠谱,将这战争,当做了小儿的游戏,可多少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觉得至少二人总还心怀着天下,凑在一起,琢磨这些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可一听到朱厚照叉着手大肆嘲弄文皇帝……弘治皇帝的脸,瞬间的绿了。

    文皇帝,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朱厚照的天祖啊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朱厚照,曾祖的祖父,没有他,哪里来的你,你这厮,躲在这儿,妄自尊大,口吐狂言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肖子孙啊!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文皇帝在天有灵,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知道自己的子孙之中,出了你这么个夯货,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从自祖陵的棺椁里爬出来,抽死你这不肖子孙。

    朱厚照还在大笑,目光一转,满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血丝的目中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突然看到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朱厚照的笑容……一下子凝固了。

    那笑声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后襟有些发凉。

    后脑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这凝固的笑容,突然变得想哭的样子,垂头,身子一动,腰间挂着的十几枚大印,便哐当的碰撞起来,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悦耳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朱厚照发出了悲呛的声音:“儿臣……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啪嗒一下,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父皇的脸色,实在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难看,朱厚照用脚指头都知道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乖乖认错,面对自己的,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何等结局。

    方继藩这才惶恐的侧目一看,见到了弘治皇帝,心里咯噔了一下,有些发毛,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行礼:“臣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双目,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刀子一般,刮过了朱厚照一眼。

    可随即,他深呼吸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计较这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了方继藩的身上。

    脸上,也带着嗔怒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责怪的道:“方继藩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呢,臣在……”方继藩道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嗔怒道:“你的父亲在贵州重病在榻,你还有闲心,和这个逆子胡闹?”

    恨铁不成钢啊,你方继藩不该一脸悲恸的吗?现在朕看到的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两只臭虫在一起,纸上谈兵,相互吹捧,妄自尊大!

    方继藩忙道:“臣……臣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里惦记着父亲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家父远在千里之外,干着急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用,便……便与太子殿下,谈一些兵事,好派遣心中的闷气,臣万死之罪,还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看着披头散发,浑身臭烘烘的,双目赤红,一脸憔悴的方继藩,方才知道,原来自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责怪他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情有可原,毕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男儿,发生了事,难道每日哭哭啼啼吗?每一个人,都有对疼痛的表达方式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的方式,不同寻常罢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瞬间想到了方景隆,那个远在千里之外,可能要客死异乡的忠义之臣,心里的怨气,转瞬之间,便已一扫而空,他红着眼圈,道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起身,朱厚照也想起来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狠狠瞪了朱厚照一眼,朱厚照吓的又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方才目光自朱厚照身上移开,叹了口气:“你的父亲,现今的情况,很不好。你……心里要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臣已命人给家父送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药?”弘治皇帝一愣,听这话音,好似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还指望着,能够治好方景隆似得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何药?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治疟疾的特效药,当然,臣也未必有百分百的把握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,其实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人在绝望的时候,便喜欢抓着救命稻草,哪怕明知不可能,也希望奇迹发生,诚如这送药一般……想来,方继藩大抵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的心理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你要坚强一些,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忠义之后,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都需明白,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将你当做自己半个儿子看待的。”
友情链接:就爱读小说  全民领主  社保查询网  斗战狂潮  寸芒  第一课件网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玄界之门  好名字  修真聊天群  步步生莲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明朝败家子  中世纪崛起  花百科  绝世邪神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如意小郎君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如意小郎君  字幕库  男性健康  房贷计算器  减肥方法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