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七十一章:家国天下
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升华了,他已摆脱了低级的趣味。

    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矿啊,我方继藩把矿都捐了出来,为了啥?

    为了我的老丈人可以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为了太子殿下可以施展拳脚。

    为了大明夺回河西之地。

    同时,也使无数人有了生计。

    历史将会牢记我的功劳,人们都会知道,这世上有一个叫方继藩的人,他不为私,不利己,他纯粹,他发光,他照耀着整个河西。

    方继藩朝弘治皇帝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儿臣心里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有良心的人,陛下如此厚待儿臣,这点矿,算个什么,儿臣捐纳出所有的矿产,一个不留,一切的产出,儿臣不取分文,希望陛下不要拒绝,而太子殿下,更不可以拒绝儿臣的要求!”

    这样的要求,说实话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人都希望能够满足方继藩,如果不介意的话,甚至大家还希望方继藩再来几个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身躯一震,双目发亮,似乎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此时,方继藩努力的眨了眨眼,挤出了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方继藩哭了。

   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真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人为了长久之计,而舍弃眼下的财富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,也肉疼,疼的厉害,我的银子啊,我的银……银子啊……

    想到了家里的那些矿,方继藩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的眼泪,却让所有人动容了。

    暖阁里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只听方继藩的抽泣。

    打小学习儒家经典的君臣们,似乎只有在书里,才能看到如此的义举。

    方继藩……仁义啊!

    此刻弘治皇帝才回过神来,方继藩所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真的,他不禁为之眼圈发红,吸了口气,这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明的忠臣,亏得朕方才还觉得他多事,大明有这样的忠臣,朕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呢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潸然泪下,人的心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肉做的……

    刘健等人,个个心里涌起了惊涛骇浪,他们突然发现,自己从前对于方继藩的成见有些深。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他们都认为方继藩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人间渣滓,当然,在此后,他们慢慢对方继藩改观了一些,可总觉得,这个少年人,不太符合自己的胃口,他们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喜欢欧阳志这样老实忠厚的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们发现自己似乎错了,根本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看走了眼呀!

    你家里有矿,你愿意全数捐纳给朝廷吗?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从古至今,有无数人做过回答,很不幸,这个世上,几乎打着灯笼,都找不着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甚至可以称之为圣贤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抽了抽鼻子,其实他以为,方继藩得知自己找到了矿之后,一定会叉着手哈哈大笑的,然后又恢复了以往的嚣张跋扈,一副老子有钱的嘚瑟样。

    可朱厚照万万没想到,方继藩要将这无数的财富,赠给自己。

    老方……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希望本宫得这巨大的财富,去办大事,完成本宫平生的夙愿吗?

    老方……好人哪。

    朱厚照感动了,眼泪珠子一滴滴的落下,呜咽着道:“父皇,方继藩待儿臣如手足兄弟,儿臣……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极度情绪化的人,宛如这暮气沉沉的朝堂里的一股清流。

    他的情绪已经无法自制,早已眼泪滂沱,这就没错了,老方知道本宫心有大志,这才捐纳了这些矿山啊,这地,本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父皇赐他的,父皇昭告了天下,他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拿出来,谁能将他如何,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本宫妹子的夫婿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驸马,立了赫赫功劳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父皇,也绝不会打那些矿的主意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……

    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了本宫啊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一念至此,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,一下子,扑向方继藩,滔滔大哭。

    “老方,本宫往后绝对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很煽情,有点像多年失散的兄弟相认一样。

    方继藩不哭了,恢复了冷静,接下来,就该号召无数穷人们出关去淘金了,得把声势造出来,越大越好,然后河西的人口就有了,有了人口,就有市集,人口多,而粮食少,从遥远的关外运送粮食来,河西的粮价一定暴涨,这时候,谁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开垦土地,种出粮来,即便不能发财,也能过的殷实,很快,就会有越来越多人开垦,越来越多人放牧,噢,对了,还有作坊,还得让镇国府组建一支卫队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脑子高速运转,畅想着未来,他甚至已经想好了,应当让人去西域,连同了西域,我……我……方继藩就发财了啊,发财了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一念及此,又忍不住热泪盈眶,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传说中的丝绸之路啊,到时,遍地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盘桓的商贾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数之不尽前来淘金的人流,无数的人开垦着荒土,还要种上薰衣草,还有玉米、小麦、红薯,河西之地,有一处塞外江南,将来也要占据,那里可以种植水稻,我方继藩还要种葡萄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激动的不能自己,忍不住拍着朱厚照的背,心里说,乖,殿下,大舅哥疼你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,见朱厚照和方继藩宛如兄弟一般的模样,心里……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。

    继藩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处处在为太子着想,他献上矿山的本意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希望太子能在镇国府里施展拳脚吧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刘健等人深吸了一口气,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们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那张升也觉得诧异,随即摇摇头,苦笑,方继藩这个小子,行事果然处处出人意料啊。

    张升含笑道:“陛下啊,方继藩如此识大体,这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宣教之功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喜可贺啊。”

    他开了这个头,打破了暖阁内的沉默。

    方继藩一听……就很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滋味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我识大体,又什么叫做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宣教之功,大爷我听了你的教化,才肯捐出矿来的吗?

    这些日子,张升可没少调侃自己。

    论起来,其实方继藩和张升也没啥深仇大恨,大家立场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方继藩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厚道的人,不愿意和人发生争执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乃礼部尚书,方继藩也不能啪叽一下,打断他的腿。

    总要给朝廷一点面子嘛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现在……方继藩一听宣教之功,就不太乐意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随即笑了起来:“张部堂说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张部堂果然不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礼部尚书啊。”

    张升捋须,笑容可掬的道:“都尉做的很好,为朝廷解决了燃眉之急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呵呵的摇头:“哪里,哪里,些许小事而已,不足挂齿,我这个人,打小就乐于助人,毕竟,助人为快乐之本呢,何况,太子殿下,我历来视之如手足兄弟,他好,我也好。”

    张升颔首,有道理,有道理,看看,连方继藩都如此明事理了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好事啊,以后礼部的功劳簿里,又添了浓重的一笔,没有礼部长年累月的宣教,方继藩能洗心革面吗?

    他正待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叹道:“最重要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朝廷有难处啊,这些年来,陛下既要下西洋,而天灾呢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频繁。而今,交趾那里,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乱象丛生,国库、内帑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镇国府。还有陛下、太子殿下,还有内阁的刘公,哪一个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成日愁眉苦脸,难啊,百姓们过的这么苦,我方继藩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力所能及而已,家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身外之物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等人暗暗点头,方继藩说的好。

    张升也笑了:“不错,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突然道:“我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驸马都尉,捐纳十几个矿,不算什么,应该的,我方继藩,世受国恩嘛。不过……张部尚……敢问一下……你受了国恩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下子暖阁里的气氛骤冷。

    张升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,张升当然不能摇头说,没有,我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靠自己努力才有今天的。这话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当然不敢说的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吾蒙陛下不弃,忝为礼部尚书,此乃厚恩,吾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凝视张升,格外郑重的说道: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啊,原来张部尚,也世受国恩,这个…………现在国家和朝廷,很艰难啊,陛下……每日都不开心,穷……作为臣子,为陛下分忧,为太子殿下解难,这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本份吧。”

    张升骤然之间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刘健尴尬了起来,拼命咳嗽。

    谢迁抬头看着房梁……

    李东阳沉默着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马文升脸色很平静,他已经习惯了,流年不利嘛,那些该死的相师,统统都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东西,人人都说自己好运来了……好个屁的运!

    算了……反正习惯了……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,都发现,一个可怕的事即将要发生了,可却无力阻止,只能装傻。

    果然,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张升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张部堂啊,你既受了国恩,陛下和朝廷,又这么困难,我……咳咳……”方继藩说着不由停顿了片刻,然后挺起了腰板:“我方继藩,尚且捐纳了这么多矿产,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礼部尚书,最明事理的,乃天下楷模典范,要不要,也捐点什么?”
友情链接:经典古诗词  全本小说网  斗战狂潮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银行信息港  五行天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全职法师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哲夫当立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铸天之景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诡秘之主  小学生作文  飞剑问道  减肥方法  步步生莲  寸芒  字幕库  男性健康  中国玉米网  修真聊天群  明朝败家子  逆天邪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