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七百零八章:恩赐
    杨雅一口老血要喷出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学有所成?我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翰林哪,历来只有别人来学习我,有我学习别人的吗?

    可陛下显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动了真怒,他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怪只怪自己嘴贱,非要来一句,程朱也未必能教化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笑容,站了起来,掸了掸奏疏,才道:“教不好,朕就唯太子和方卿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问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乐了,笑容满脸地道:“父皇放一万个心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低头又忍不住看急报,这样的急报,看一百遍都不够啊。

    王守仁

    此人文能教化,武能安邦,若非方继藩,还真发现不了这样的人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抬眸道:“他的父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王华吗?”

    刘健道: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翰林吧,不知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已调任南京礼部尚书了。”刘健回答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说什么,只想起了头等重要的事:“记得立即拟诏,昭告天下啊!”

    “”众人才想起来,陛下好像很关心下诏的事。

    欧阳志这才反应过来:“臣这就去拟诏,请陛下将此急报给臣一观。”

    这反应有点慢啊,陛下就等着诏书呢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欧阳志一眼,他心里挺急的。

    欧阳志得了急报,慢悠悠的往待诏房去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挥手,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众臣退散。

    杨雅等人,面如死灰,刚刚出了崇文殿,便见朱厚照嗖的一下,擦肩冲出来,脚步如风,一下子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顺天府这里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忙碌开了,此前一份皇榜,转眼之间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份皇榜。

    好事者们纷纷聚集,品头论足。

    嗯又有皇榜了。

    却不知

    有人大声念诵: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:交趾大乱,交趾副提学王守仁,于占城设书院,弟子三千人,桃李满天下,闻贼叛乱,乃调书生三千,克日平乱,贼不可当,即日,诛贼巨万,叛贼血流漂杵、灰飞烟灭矣。朕惟治世以文,戡乱以武。而军帅戎将实朝廷之砥柱,国家之干城也。乃能文武兼全,出力报效讵可泯其绩而不嘉之以宠命乎。兹特授王守仁为占城伯,升交趾布政使司提学官,钦哉。”

    念到此处,所有人大吃一惊,人群之中,顿时发出了惊讶之语。

    “王守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,王守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?”

    大街小巷,俱都在问王守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。

    读书人们倒有不少知道王守仁的,更有不少人的心里很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滋味。

    允文允武,以教化而收拢士人,布道天下。而后率交趾士人击贼,这很有汉儒之风啊。

    这功绩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耀眼,不过当下的读书人却大多四书五经读的多了,这脑子里,就只有仁义道德,现在遇到了这么个狠人,怪怪的。

    读书人亲自骑马射箭,还砍人?难道不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诸葛孔明一般,羽扇纶巾,运筹帷幄于千里,谈笑杀人吗?

    总之,有那么点儿不太符合主流价值观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许多人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,要知道,就在不久之前,大家还在津津乐道着看笑话呢,说什么穷兵黩武,而如今朝廷更加穷兵黩武了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一次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远在千里之外的一群读书人,比他们狠得多。

    接着又有皇榜放出:“又诏曰:翰林诸官,聪明有余,而历练不足,为使其又益于国家,充年轻翰林,入西山书院读书”

    读读书

    这翰林官,乃读书人们最敬仰的存在,他们还要去西山书院读书?

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有人觉得自己心口也火辣辣的疼起来,甚至感觉一下子没了呼吸一般。

    西山书院

    “啥?”方继藩看着气喘吁吁而来的朱厚照,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平叛了!王伯安那家伙,太狠了,带着两千个读书人,生生将叛贼们统统砍了。”朱厚照到现在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方继藩,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露出几分难以置信,却又觉得,历史上的王守仁,不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的狠人吗?后世的时候,虽也有号称所谓王学门人的家伙,却满口谈心性,将这王学当做高深的经学一般,一字一字的研读。而后还莫名的生出了优越感,以自己学会了高深的王学而得意洋洋。殊不知他们的祖师爷,读书和传道,都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业余爱好,专职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砍人,从江西砍到南宁!

    不然这追赠的新建侯,追谥的文成公,怎么来的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充话费有送吗?

    至于后世那些抱着王学经书,大谈心性的家伙们,也不好好想想,人家王圣人会认你们这些不肖徒子徒孙吗?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方继藩便叉起腰来,道:“伯安啊,还不错,众弟子之中,他最不让我操心了,想不到竟有如此成就,为人师的,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欣慰啊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便乐呵呵的道:“说起来,本宫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院长呢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朱厚照心情好,当没看见,又说起了翰林们入学的事。

    方继藩显得有些诧异,陛下似乎开窍了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方继藩眼中的弘治皇帝,那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臣们调教出来的乖宝宝,不曾想,竟玩了这么一手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釜底抽薪,直接给那些清流们一招背刺,好下流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喜欢。

    方继藩托着下巴道:“翰林官,可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国家的柱石啊,将来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出将入相之人哪。不可小看了,他们既然入学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教好,陛下势必要责怪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方继藩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,才继续道:“陛下不会揍我,我有脑疾,经常脑壳疼,但会揍殿下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虎着脸道:“知道,知道,会教好,棍棒底下出孝子,本宫怎会不知道,打不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拍拍朱厚照的肩道:“最重要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难道殿下没有看出来,陛下对殿下而今寄以了厚望吗?陛下越来越认可殿下了,殿下可千万不要让陛下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呆,不确定地道:“有吗?本宫怎么觉得父皇很嫌弃本宫?”

    方继藩苦口婆心的道:“少说两句狗皇帝,就不会嫌弃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撇撇嘴:“才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呢,父皇又听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未必。”方继藩道:“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句话叫隔墙有耳吗?陛下耳目多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”

    “”朱厚照听罢,莫名的觉得后颈凉飕飕的,忍不住左右看了一眼,才呼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方继藩说的有道理啊,父皇这一次似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考验自己,这些翰林官,得好好教着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

    方继藩到了下午时,被诏入了宫中。

    去的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后宫,陪着太康公主同去的,陛下和张娘娘想念太康公主,命太康公主觐见!

    现在太康公主身怀六甲,作为驸马都尉,自当陪同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也在此,哄着朱载墨睡了,见了方继藩和朱秀荣一同前来,心里高兴极了,见朱秀荣要行礼,忙慈和地道:“你有身孕,无需行礼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在旁乐了,陛下对朱秀荣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很疼惜的。

    接着便听弘治皇帝道:“让继藩代你行礼吧。”

    “”方继藩感觉自己唇边的微笑有点僵,有一种ri了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却只好乖乖的先自己行了礼,而后又代朱秀荣行了一次礼。

    等张皇后自寝殿里徐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儿臣见过母后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拜下:“儿臣再见母后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一愣,不解地看向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方继藩体谅秀荣,代她给你行礼呢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便乐了,欣慰地笑道:“爱护自己的妻子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好事儿,继藩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懂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的。”方继藩道:“儿臣一向很懂事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笑了笑,忍不住道:“懂事不懂事,得我们说,你却不能说,你该说惭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很率直地道:“儿臣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仗义执言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张皇后便又笑了,将朱秀荣叫到身边,做母亲的,女儿身怀六甲,难免要叮嘱一些事项,低声说着话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则上前去,指着朱秀荣的肚子,不禁道:“看来用不了多久便要出生了,朕很期待抱一个外孙啊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生女儿也挺好,儿臣连名字都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面容坚定地道:“叫方爱国”

    “”弘治皇帝觉得,这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在报复自己。

    方继藩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振振有词的道:“方家历代都效忠朝廷,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家父和儿臣,我们对朝廷,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忠心耿耿,矢志不渝,儿臣从早到晚,这脑海里都谨记着忠君爱国四字,便连梦中都只有历代方家先祖,对儿臣的谆谆教诲,儿臣的子嗣,男儿叫忠君,女儿便叫爱国,谁也无法阻拦儿臣对陛下、对朝廷的赤胆忠心。”

    “”弘治皇帝久久的凝视着方继藩,脸憋得有点红,老半天才道:“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换个名儿吧,朕知你忠心,可子女之名,这样不妥。”

    昨晚看视频到三点,起床头晕,年纪大了啊,一早起来就码字,求月票。
友情链接: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完美世界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逍遥游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秦吏  修真聊天群  飞剑问道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说说大全  开天录  谎话大王  汉乡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金庸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最强狂兵  笔趣阁  修真聊天群  重活一次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修真聊天群  中国玉米网  中国玉米网  社保查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