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七百五十二章:以德服人
    章节名:以德服人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口茶喷溅了出来。

    自觉得失礼。

    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放下了茶盏。

    一旁的萧敬,则手忙脚乱的为弘治皇帝擦拭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,示意萧敬退下。想要开口说什么,可看着一脸耿直的张懋,竟不知该说啥。

    刘健心里,有一种日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话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咋说的,就不能举点别的例子吗?英国公,你这得有多恨内阁哪。

    谢迁和李东阳,索性当做没有听见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‘玩笑’嘛,能说啥,大家开不起玩笑?

    英国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祭祀祭多了,天天和鬼神对话,不会讲人话了?

    只有马文升有点懵,他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英国公张懋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啥人,他的话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绝对可信的,他既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,那么势必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了。

    王恭厂当真不如……西山?

    马文升觉得自己又被那些个猪队友们坑了。

    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兵部尚书,现在细细想来,这些年造的孽,竟无一不和兵部上下,那些该死又无能的家伙们有关,马文升脸又青又白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知说什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好。

    张懋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激动的道:“陛下,不只如此,这炮,还精准的厉害,一炮一个准哪,大明有此炮,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得不关注起来:“真有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张懋颔首:“老臣岂敢虚言?”

    弘治打起了精神,倘若如此,这当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祖宗有德啊,列祖列宗保佑,他看向张懋:“此乃方继藩所绘的图纸,何以西山能铸出,而王恭厂却铸造不出,反而引发了事故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马文升没法儿解释了,只好跪下:“臣万死。”

    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张懋摇头:“臣……臣竟忘了问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深思,这个疑惑,他解不开,按理来说,王恭厂自文皇帝时建立以来,一直为大明提供武器的制造,可结果呢?结果竟不如一群野路子。

    每年国库拨付王恭厂的钱粮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数不少啊。大明为了对抗鞑靼铁骑,对于火器的制造,格外的看重,正因如此,王恭厂上下,在编的匠户,就有千户之多,除此之外,还有大量的徒工,又有宫中、兵部、公布的监督,银子花了,饭管够,朝廷重视,人手也足,你们连浪花都折腾不出一个?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召太子和驸马都尉方继藩入宫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得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似乎,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陛下的喜怒。

    喜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这火炮或许当真可能扭转大明对鞑靼人的局势,忧的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王恭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连区区一门火炮,竟都不能造好。

    马文升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些惶恐了,这事儿,有点大啊。

    所揭露出来的,却不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随即入宫,见了弘治皇帝铁青着脸,还有那马文升面如死灰的样子,心里一下子明白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心里忍不住呵呵笑,论起坑人,老方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高明的很。

    难怪当初,方继藩不按图纸先造炮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先献上了图纸,十之八九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早知道能坑人一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的御案上,还摆着图纸,他捏着图纸的一角,将图纸揭起来:“英国公已眼见为实,亲眼看到了此炮的犀利,太子和方卿家造炮,功不可没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劳苦功高啊。”

    一声夸奖之后,还不等朱厚照和方继藩客气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又道:“此炮射的远,威力大,且精度还远甚其他的火炮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陛下,这还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弘治皇帝和刘健人等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居然……还有杀手锏?

    这一门火炮里,到底还有多少秘而不宣的东西?

    马文升心沉到了谷底,难道……还有……

    这下完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目光发亮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方继藩郑重其事的道:“陛下,还有仁义!”

    “仁……义!”满堂皆惊。

    啥意思来着?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此炮,弹中藏珠,臣在研制之时,也曾想过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其中藏有砒霜等剧毒之物,势必威力更胜一筹。可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善良的人,在陛下谆谆教诲之下,心怀仁义,我大明历来对天下施之以恩德,才使四海宾服。臣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以此为方针,绝不滥用砒霜等等下三滥之物,此炮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以仁义为先,以德服人为主,此乃仁义之炮,良心之炮。被此炮所击者,若能得知儿臣研制苦心,势必痛哭流涕,心怀大明雨露之恩,被此良心和道德所感化,使他们无不怀念大明教化天下的初衷,为陛下之仁义所折服。陛下,臣三观奇正,为人耿直,心怀恩义,此炮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儿臣之人格写照,儿臣……以为,明军,乃仁义之师,当如儿臣一般,受陛下感化,以德服人为主,而以杀敌为辅,如此,四海归心,天下宾服之日,也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……恨不得想上前去将这方继藩拍死,这家伙的口气,怎么越来越像清流了?能好好说人话吗?

    弘治皇帝抚案,这方继藩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还能说啥?只好颔首点头,感慨道:“卿有此心,朕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想,此炮还能添砒霜?

    在这暖阁的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腹,弘治皇帝有点没忍住:“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添了砒霜,威力能更胜吗?”

    意思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你小子别啰嗦,炮都出来了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杀人的,你以为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傻瓜?

    既然能加砒霜,那就加嘛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方继藩脸一红。

    姿势有点不太对啊,陛下好像不太喜欢以德服人。

    方继藩忙摇头:“不能加,不能加,砒霜价格昂贵,添了,也没多少效果,反而增加了成本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以德服人的理由?

    弘治皇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刘健差点没噎死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决定不和这家伙胡搅蛮缠下去:“卿家立了大功,嗯……很好,而且,此乃仁义之炮、良心之炮,那么此炮,可有名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毫不犹豫道:“陛下,名字有了,叫以德服人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苦笑:“随卿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朕还想问问你,为何,这图纸相同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王恭厂造不出,西山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造出来了?”

    方继藩毫不犹豫:“陛下,儿臣不想对王恭厂说三道四,王恭厂上下,这些年来,为朝廷造火器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儿臣怎么好在他们的背后,说三道四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皱眉:“说实话!”

    方继藩只好道:“儿臣细细想来,王恭厂之所以造出来,大抵的问题,出在了许多方面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一罗列,只怕一天一夜都说不完,既然陛下问起,儿臣只好得罪他们了,今日,就讲三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马文升想起。

    三点已经够他受了,可马文升一点脾气都没有,能咋说呢,已经没法儿解释了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阴沉着脸,颔首点头:“卿家讲来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其一,王恭厂人浮于事,其中最大的弊病就在于,匠户的传承问题。想当初,太祖高皇帝得天下,在编的匠户们,功不可没,因而,又有祖训,在编的匠户,其子孙仍为匠户,当初的匠户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靠手艺得以制出精良的火器,可他们的子孙们,明明没有天赋,许多人,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技艺一窍不通,却必须承袭父职,依旧制造火器,而今,已经传承了数代了,这些匠户们,早已没了父祖辈们对技艺的热爱,因循苟且,正因为有了匠户的身份,所以认为其生生世世,都以此谋生,朝廷对滥竽充数者,又不能革除,而这天下,无数心灵手巧之辈,哪怕技艺精湛,却非匠户,无法被招募,如此一来,敢问陛下,这王恭厂的技艺,除了踟蹰不前,还能提高吗?”

    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明的老问题了。

    当初太祖高皇帝编匠户、军户、民户、商户,确实依靠这个政策,很快稳定了天下。可问题就在于,这么多年下来,这等毫无转圜余地的户籍政策,却开始弊病重重起来,这匠户的问题,尤其的严重,因为工匠,本来就涉及到了技巧的问题,怎么能说承袭就承袭?

    而且,又因为这个关系,绝大多数人,对技艺并不看重,因为你手艺再好,又能如何,领的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份口粮,反而可能会被其他滥竽充数的匠户们敌视,你做的这么好干啥,让不让大家混饭吃了?

    刘健等人心里咯噔一下,他们终于明白,为何方继藩突然矛头直指王恭厂了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掀桌子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作为天子,弘治皇帝也略知一二,事实上,早有人上过类似的奏疏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改变,涉及到了太多的饭碗,反弹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若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这一次造炮,如此直观的暴露出了如此严重的问题,弘治皇帝大抵也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明知这其中有弊病,也不愿有足够的动力去改变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问题太大了,你们王恭厂拿了这么多钱粮,造个火炮还能炸了,你们……这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诈骗吗?
友情链接:九重武神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论文大全网  超强吸妖器  寸芒  诡秘之主  中国玉米网  房贷计算器  逍遥游  北宋大表哥  牧神记  明末第一贼  寒门崛起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说说大全  全民领主  全职武神  民国谍影  寸芒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赘婿  名人名言  银行信息港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明朝败家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