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八十九章:陛下,你不能这样啊
    采石队能脱颖而出,自然球技不差,他们的攻击极为犀利,一次又一次摸进‘狗裁判该死’队的禁区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哨声,一个激动的狗裁判该死队的队员因为急了眼犯规,直接吃了黄牌,警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目不转睛的看着,心却也随着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的儿子,被几个采石队的球员逼得动弹不得,而其他的球员又屡屡犯规,场外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嘘声连连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语气激动的道:“为何他们逼着厚照,就不吹哨,这什么裁判,如此的不公,该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其实觉得人家没毛病,可很难和弘治皇帝解释啊。

    足球运动风靡得太快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虽然规则已经出来,可绝大多数人对于规则,依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知半解,完全靠自己脑补来解读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无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哪一个队触犯了规则,被裁判警告或者惩罚,人们都忍不住大叫不公。

    场外,只听排山倒海的声音大吼着:“打死裁判,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“狗裁判该死队加油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急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采石队罚球。

    球进了!

    顿时,天上飘着的蓝色飞球挂出了比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急的脸都绿了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倒显得很镇定从容,无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胜了,都和自己都无关,自己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卖票的,嗯……足彩。

    比赛到了中场,该休息了,场面还在胶着状态,狗裁判该死失了一分,难以追平,当裁判吹哨,宣布中场休息,忍耐不住的一群狗裁判该死队的队员,便围着那裁判开始理论,裁判连忙蹲下,护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啊,站起来,我们在和你讲道理,你蹲下做什么,想死吗?”

    裁判瑟瑟发抖,双手护头,膝盖护住自己的腹部,死也不肯站起,众人推推搡搡了一阵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的肺快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却又无可奈何……

    到了下半场时,那采矿队显然开始保守起来,竭力守着,不给该死队任何一点机会,而急红了眼的该死队开始急切起来,频频出错,可最终……零比一……惜败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暂时忘却了淮河的事,随着这无数的声浪,也跟着嘘了起来,忍不住道:“明明好几次都有机会的,还有那裁判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该死,每一次到了关键时刻便吹哨,此人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被人收买了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气急败坏,恨不得抓那裁判来打一顿,方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他一辈子没有什么娱乐,总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按部就班。

    这足球,他起先没什么兴趣的。

    可见自己的儿子登场,自然会注意几分,心里也不免怀有几分求胜之心。

    可慢慢的看着看着,再加上场外的氛围,格外的激烈,这巨大的声浪极容易使人随之情绪激动起来,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好几次攻入禁区的时候,弘治皇帝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里,可一旦失败,顿时发出遗憾的声音,有时额上甚至青筋暴起,忍不住想要抄家伙问候裁判的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结束的哨声一起,定兴县的看台上顿时发出了欢呼,喝彩声振天,而其他的看台,纷纷骂声一片,隐约之中,有声音道:“打死裁判,打死裁判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彩票被撕碎了,丢在半空,顿时半空中满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纸屑飘飞。

    输了钱的彩民们,个个眼睛赤红,激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而得胜的采石队,哪里敢炫耀,立即在重重的保护之下立场,坐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车,立即回家,在这西山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刻都不敢逗留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群不忿的该死队便揪住了想要跑的裁判,一群人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朱厚照冲在最前,拼命的拍打裁判的那包的如天竺阿三一般的脑壳。

    好在早已做好准备的护卫和西山医学生们拼命的分开了人群,将那裁判往担架上一丢,仓皇鼠窜。

    人们依旧还不肯离场,还在喋喋不休的议论和怒骂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气咻咻的回过头来道:“这裁判不公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岂有此理,这样的人也可做裁判吗?若这样的人为官,不知要冤死多少百姓。厚照用手接了球又怎么了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又放回脚下了吗?最后不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踢着走了,为何要罚球?”

    方继藩一脸的尴尬,老半天,才一脸蒙圈的振臂一呼:“裁判该死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满意的看了方继藩一眼,似乎心平气和了一些,却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些不忿,想说什么,可自恃身份,慢慢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便背着手,一脸阴沉的样子,口里吐出四个字:“玩物丧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对于这位老泰山,方继藩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打心里服气的,方才激动得青筋在额上暴起的他,现在就如那些该死的渣男,糊弄了失足妇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之后,点了一根烟,就开始叹息人心不古,道德缺失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偶有娱乐而已,这西山上下,无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匠人和庄户,平日劳作都很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的心情似乎还没有完全平复,背着手,带着一张阴沉的脸下了楼。

    方继藩赶忙跟了出去,外头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人山人海,人们三三两两的出场,所有人在窃窃私语,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高声议论,十之**的人,却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痛斥裁判不公,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谈论方才双方的球技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有些恍然,看着这么多人,每一个人都心无旁骛。

    他突然转过头,看了方继藩一眼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突的道:“西山和定兴县也聚众了这么多人……为何不似淮河的民夫们一般?”

    听弘治皇帝这么一问,方继藩不急不慢的回道:“陛下,说来惭愧,人一旦聚众起来,就如带兵一般,臣的门生王守仁,对此了若指掌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弘治皇帝看向王守仁。

    一直跟在后头的王守仁上前,道:“陛下,臣随恩师学艺,所学,俱都出自恩师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觉得方继藩和王守仁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便又回到楼中去,坐定道:“来,说说淮河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请问陛下,不知淮河修堤聚集了多少民夫。”

    “七八万人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呷了口茶,轻描淡写的样子,可显然心里的怒气还未消散。

    方继藩便微笑着道:“七八万人聚在一起,且还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男人,这讯息的传播,何其的迅速啊,陛下啊,人聚在一起,就成了众,一旦有什么流言蜚语,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人带了头,就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闹着玩的,在儿臣看来,淮河所发生的民变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自太祖高皇帝以来,哪一次修河堤,不要闹出一点事……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一次,闹的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接着道:“想要使百姓们安心做工,单凭让他们吃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足的,因为人日复一日的紧张劳作,就极容易受身边人的影响。定兴县那儿也招募了这么多民夫,其实前些日子,确实出过一些小乱子,毕竟聚众数万人,泥沙俱下,谁也无法保证,这其中会不会混入一些奸贼,一旦传出什么流言,百姓们盲从,无法分辨,可就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闹着玩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如此,所以……一下子聚众了这么多人,必须得让百姓们有一个精神上的寄托,使他们的精力花费在别处。”

    “花费在别处?”弘治皇帝凝神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难道不信吗?不如我们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说着,寻了萧敬来,对萧敬耳语一番。

    萧敬听了方继藩的耳语,有些无语,便征询似的看向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萧敬道:“那么,奴婢去布置。”

    看着萧敬离开的背影,对于方继藩所谓的试试,弘治皇帝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滋生出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怎么试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傍晚的时候,许多的农户们便纷纷盛着饭,举碗出来。

    农户们来自五湖四海,每到这个时候,许多人便会来晒谷场一面吃着饭菜,一面天南地北的胡侃。

    周岩,其实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锦衣卫布置在农户中的缇骑,这厂卫无孔不入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西山,按着规矩,也需布置密探。

    当然,西山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重点的打探对象罢了,所以周岩绝大多数时候,都和其他普通的农户无异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此潜伏。

    今日,他却带来了几个朋友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和萧敬以及几个护卫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寻常庄户的打扮,也各自端了饭菜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庄户们蹲着,开始扒着碗里的饭菜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新鲜,也跟着如此。

    有人见弘治皇帝几人面生,便忍不住道:“周大腿子,这几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谁。”

    周岩咧嘴一笑道:“我亲戚,来投奔我的,才刚刚来西山。”

    此时天色昏暗,也没人在意,毕竟随时都会有新的庄户进来。

    庄户们开始胡侃了,当然,所有人胡侃的内容,几乎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今日球赛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该死的采石队,好端端的,怎么就输给了他们呢。我眼看着那裁判几次都胡乱吹哨的,哎,输了八文钱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感谢书友1602191802428今日十五万起点币的打赏,跪了。
友情链接:天涯八卦  社保查询网  美食供应商  战神狂飙  开天录  杀神白起  笔趣阁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星峰传说  名人名言  广东高考网  汉乡  男性健康  经典语录  完美世界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毕业论文网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最强狂兵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修真聊天群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莽荒纪  论文大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