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二十三章:真相大白
    叶言猛地开始喊冤,一时之间,衙堂内外,顿时振奋。

    此时,所有人都察觉出一丁点的蹊跷和猫腻了。

    他们凝视着这叶言。

    这叶言面露万分的冤屈之色,他似乎用尽了一切的气力,喉头里发出了悲鸣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……却仿佛尽都在孩子们的意料之中,孩子们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朱载墨手里拿着惊堂木,目视前方,他豁然起身,一拍惊堂木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这惊堂木,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,啪的一声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令所有人心中一凛,再没有人敢藐视公堂,也再没有人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府尹张来一脸诧异……

    他万万想不到,局面彻底的失去了控制,现在开始,一切都已落入了朱载墨这小小孩子的控制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紧闭着双唇,双目凝视着朱载墨,此时一直深深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一些,其实此时,一切的烦恼都已抛去了九霄云外,一切都变得如此的不重要,肩头上,身边人的推撞,也没有使弘治皇帝的表情有丝毫的不悦之色,他彻底沉浸在此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那头的贾青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嚎哭道:“青天大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朱载墨无情的冷声大喝:“本官没有问你的话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对于贾青的怒斥,再没有引发任何人对于贾青的同情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默默的看着,只想知道最后的结果……

    他们已经隐隐觉得……此案背后,别有蹊跷!

    朱载墨又看向叶言道:“你有何冤屈,尽快说来,现在钦命已判你斩立决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最后一次开口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叶言激动万分,却忍不住牵动了伤口,又拼命的咳嗽起来,他受的伤太重了,过于激动,整个人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张不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不出口,那么我来说!”朱载墨道:“杀人的根本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,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辜的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差役突然绑了你到了顺天府,顺天府急于想要将此案水落石出,而你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贾青的邻居,而这贾青却又言之凿凿,顺天府急于结案,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你用刑,你熬不过,这才承认的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?”

    叶言拼命咳嗽,眼泪泊泊而出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张不开口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断的点头。

    朱载墨继续道:“你本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想要求生,几次想要鸣冤,可每一次鸣冤,换来的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毒打,渐渐的,你害怕了,你生不如死,你已无生念,所以你只求速死,与其这般,不如一刀给你一个痛快,所以……今日本官命人押你来,你供认不讳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?”

    叶言又点头,泪水已湿了衣襟,哽咽着,血泪尽出,他想要说什么,却激动的说不出口,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使出浑身的气力,捶打着心口,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。

    朱载墨狠狠的将这惊堂木摔在了地上,啪嗒,这象征着官家威仪的惊堂木,翻滚在地。

    朱载墨身躯微微一侧,长袖一敛:“而现在,你还想不想昭雪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叶言整个身体前倾,脑袋狠狠的撞到了地面,他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声,却更似有声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就为你昭雪!”朱载墨凛然而言,不容侵犯!

    一旁的府尹张来,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彻底的慌乱了。

    事情不可挽回的朝着可怕的方向发展,他脸色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难看,却忙道:“殿下……叶言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重要的侵犯,所涉之事,非同小可,即便用刑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情有可原。殿下怎可如此武断,只因为案中有瑕疵,便向钦犯死囚允诺,要为他昭雪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,凝视着衙堂中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朱载墨显然对张来这样的问话早有准备,从容道:“贾家的门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条小河,河边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柳树,柳树边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口水井,于水井相邻的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叶言所在的叶家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,怎的有点答非所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来一脸错愕的看着朱载墨。

    朱载墨继续道:“与叶家为邻的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户姓黄的人家,黄家的男主人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朴实的汉子,为了给自己的儿子赞足学费,他在附近的砖窑里里当夜班,噢,对了,黄家大婶的蒸饼,做的极好吃,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蒸饼里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加一个鸡蛋,那就更有滋味了,黄家有个女儿,叫乐儿,见人就笑,喜欢摸人的脑袋,这个女孩儿,将来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嫁不出去,总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毛手毛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张来一脸疑窦,太玄妙了,听不懂啊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深意吗?

    而朱载墨继续道:“沿着一条河,再上游一些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作坊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负责生产蜂窝煤的,他们的废水,总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直接排入河中,以至这上游一些的河水如墨一般,那东家那里有匠人七十四人,叶言的母亲,有时就负责给匠人们缝补一些衣物,挣些钱,补贴家用。而叶言白日要上工,夜里却希望去三里外的夜校里读书,只有这样,他的薪水在未来才有增长的空间,他希望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匠人,能够看得懂绘图的那种,有丰厚的薪水,还可以娶一个好媳妇。”

    朱载墨所说的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   张来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越来越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事实上,每一个人都迷糊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……和这案子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朱载墨眼中带着一丝嘲弄的看着张来道:“这一些……张府尹,想来都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张来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什么都不知道,你至今都没有派人去勘察过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人去勘察,也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随意看看而已。”

    朱载墨摇摇头,露出失望之色:“人命关天之事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敷衍至此,如此草率,就可以断人生死。我说这些,和案情当真无关吗?我说这些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要告诉你,叶家、贾家,以及那里所发生的所有事,我都知道,因为……附近的所有人,我都进行了走访。贾家和叶言之间,无冤无仇,何来的动机?不只如此,贾家的父母喜欢极了叶言,认为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懂事的人,他们甚至时常向人感慨,若自己有女儿,一定要嫁给叶言这样憨厚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来涨红着脸道:“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这并不代表……”

    朱载墨脸色又顿然的冷了下来,厉声道:“反观贾青,贾青打小就轻浮放荡,游手好闲,好吃懒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……

    那一直默默在下头,正听着极认真的方继藩,脸突然一红……

    轻浮放荡、游手好闲、好吃懒做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罪吗?

    朱载墨继续道:“贾青还好赌,记得我说过的那个蜂窝煤的作坊吗?为了赌博,贾青欠下那作坊东家五十多两银子的赌债。为了给他还债,他的兄弟,还有他的父亲,几乎掏空了家中的一切,可即便如此,贾青还赊欠了不少的外债,就在不久之前,他为了向家中老父和兄长要钱,发生过争吵,这一点,黄家人可以证明,那时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傍晚,黄家人去上夜班,路过了贾家,听到那争吵声传出来,黄家人不以为意,因为……这在贾家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日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来的脸色已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惨然。

    “此后就发生了灭门一案,贾青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索不到钱,外头又无法交代,又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被他的媳妇刘氏狠狠训斥了一通,心里怒火中烧,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索性取了他兄长做工的斧头,先杀了他的妻子,这时,孩子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哭了起来。这一点,可以从黄家人那里可以证实,大致就在案发那一夜,黄家的婶子在那个时候听到小儿夜啼,可很快,就戛然而止,她当时还奇怪,这孩子怎么突然这般的乖巧了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以往,夜啼起来,定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贾青一听孩子夜啼,心里慌了,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提着斧头想要潜逃,却发现他的母亲起了夜……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仔细的看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,大家听的汗毛竖起,一个个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那贾青立即道:“冤枉,冤枉,事情并非如此,怎可如此冤枉小人。”

    朱载墨没有理他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继续道:“他杀了一家数口,自知自己罪孽深重………张府尹一定想要问,这如何证明呢?想要证明,再容易不过了。因为……就在案发之后的第二日,我寻访到贾青身上有了十三两银子,拿去给了作坊的东家还债,要知道,就在两天之前,那东家还找到贾青,贾青却声称没有银子,可这十三两银子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从何而来的?”

    张来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朱载墨继续道:“这想必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贾家父兄的最后一点积蓄了,若他们还活着,为了接下来的生活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打死也不会拿给贾青的,因为他们很清楚,这些银子,只要拿到贾青手里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供他花天酒地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又拿去赌了。除非……他们死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来打了个寒颤,依旧不肯就此定案,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殿下……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贾青拦车鸣冤的,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所有的百姓……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而贾青的脸色……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脸阴沉……
友情链接:伏天氏  金庸网  经典古诗词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电视指南  中国玉米网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步步生莲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笔下文学  哲夫当立  天涯八卦  星峰传说  神道丹尊  作文大全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扶蜀  全民领主  房贷计算器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大王饶命  南方财富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