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三十章:深藏不露
    等众臣退去,弘治皇帝的激动之色,却还落在脸上。

    他背着手,沉默了很久,兴致勃勃的看着方继藩,而后又看看朱厚照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他的内心其实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满足的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,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甚乖巧,可毕竟……还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孝顺,哪怕明知道这厮,背后隐瞒了自己许多事,对自己也不恭敬,可当初,弘治皇帝病重之时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个儿子眼中含泪,激动的要营救自己。

    他还有一个女婿,虽有脑疾,可弘治皇帝却知道此人的人品,并不坏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年轻人,总会有犯糊涂的时候,偶尔敲打一下,便好了,虽然……绝大多数时候敲打的都不甚成功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他还有一个引以为傲的孙子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孙子,弘治皇帝便觉得这个世界,顿时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他打起了精神,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朱厚照一眼:“印玺之事,以后不可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朱厚照显得不忿。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,智商过高的人,往往情商比较低啊。没错,说的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,太不会做人了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出奇的好脾气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淡淡道:“因为朕说过,不许!”

    朱厚照打了个激灵,却又有些不服:“当初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见弘治皇帝目光不善,冷冷的看过来,朱厚照终于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识趣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这才看向方继藩:“当初西山设县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的主意?”

    方继藩汗颜道:“陛下难道忘了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陛下亲自颁发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笑非笑的看了方继藩一眼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关系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挺乱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的主意,设了西山县,用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伪诏,当然,这伪造的诏书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朱厚照弄的。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乎,皇孙有今日,自然也有弘治皇帝的功劳。

    而朱载墨拿出了一个假玉印,弘治皇帝毫不犹豫的将这一口锅扣在了朱厚照和方继藩的身上,那么,这皇孙平反冤狱,又何尝没有方继藩和朱厚照的功劳呢?

    所以……大家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扯平了。

    都背了一口锅,不过结局,却似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道:“卿家,怎么会想到这些?”

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陛下,这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新学的宗旨,知行合一,天下的道理,千千万万,哪一个道理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听着令人醍醐灌顶?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陛下,真正能按着道理去做的人,又有几人呢?与其灌输人道理,不妨去让人自己在实践中探寻道理。皇孙的资质平平无奇,儿臣这才煞费苦心,为他创造一个去领悟真理的方法啊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顿了顿,又道:“大汉高祖刘邦,出身草莽,他打小,可曾学过什么道理吗?他的学问,莫说和儒者相比,便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寻常人也未必比得上,可他开创了大汉的基业,使我等以汉为名。汉宣帝出生于民间,又学过什么道理?可他依旧开创了中兴大业。我朝太祖高皇帝,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必说了,可陛下难道认为此三位雄才大略之君,难道不知道理吗?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,正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个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断着点头,认同的道:“你说得有理,其实何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载墨呢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朝中百官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没有历练,不知民间疾苦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们知道天大的道理,却也未必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栋梁之才,朕这些年来,越发觉得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感慨,他想到朝廷选拔人才的方式,似乎……觉得有诸多不妥之处,可要修改,却不知从何改起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苦笑摇头,突然,他想起了一件事来,低头看了一眼案牍上的一部书,而后轻描淡写道:“你的门生,撰写了一文,为国富论,此文刊载了这一期的期刊上,朕已看过了,方才也让刘文善当着你和诸卿的面来诠释此书,他方才数度发言,朕都觉得有几分道理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皇帝顿了顿:“只不过朕却又觉得,此书或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却也有许多地方言过其实了,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样的看法?”

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陛下啊,这部国富论,实为奇书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咳嗽一声,才道:“你说老实话,不要吹捧你的门生,朕自然知道此书既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刘卿家所书,可他的学问,来自于你,这自然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的学问,你方继藩,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此书的主人,你也老大不小了,可不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孩子,更别总拿你的脑疾来做幌子,朕不要你自卖自夸,却想知道你真实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啥意思……这又成了自己的思想了?

    王守仁创新学,自己除了两世为人之外,和王伯安相比,给他提鞋都不够,不,给他提鞋都怕脏了他的鞋,可王守仁渐渐完善新学,弘治皇帝便将这新学当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所创,天地良心,我方继藩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那种剽窃别人成果的人?不客气的说,我方继藩一向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明抢的。盗取别人成果的事,想想都觉得羞耻。

    可无论方继藩怎么解释,这弘治皇帝和满朝文武却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听,就认准了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这国富论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刘文善多年对经济活动的观察,最后费尽了功夫,才整理编出来的的书,方继藩哪怕偶尔提点了几句,可天地良心啊,凭着方继藩这股子好吃懒做的性子,真能提点多少?

    这咋的,又成了自己的学问呢?

    方继藩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个有正义感的人,诚实做人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一直以来恪守的底线。

    于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顿时就将头摇的拨浪鼓似的,要哭了,道:“陛下,没有啊,真的没有,倘若这国富论乃儿臣的学问,而刘文善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拾儿臣牙慧,儿臣对天起誓,儿臣最心疼的弟子徐经现在还在海外,儿臣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说了一句谎话,那千尺大浪,就将徐经拍死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瞪着他,冷然道:“休要说这些有的没的,那船队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朕的内帑所造,怎么,拍死了徐卿家和朕的船队,你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这还让不让人说真话了?

    在如此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非的问题之下,陛下居然只关心着他的钱袋子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俗不可耐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显然并不信方继藩的话,但现在也不跟方继藩继续讨论这个问题,他身子微微后仰,手搭着御案,淡淡道:“这部书之中,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认为在这天下,有一个看不见的手,在调节着天下万物,以及天下的所有财货,这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危言耸听?”

    好吧,有问题说问题!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儿臣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皱眉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打断了方继藩的话:“看不见的手……这看不见的手,到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,难道比朕还厉害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方继藩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时答不上来,他倒很想说,以你的智商和见识,儿臣很难解释清楚啊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话,方继藩不敢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依旧锁着眉,似乎对于这书中大量的讯息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费解。

    若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刘文善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的门生,又或者他直接认定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方继藩的思想,只怕……也没工夫去瞎琢磨此书,可此书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越琢磨,越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费解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连忙对朱厚照打了个眼色,二人悻悻然告辞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继续追问下去,自己非要被暴露不可。

    这怪得了谁,只能怪刘文善那狗一样的东西,脑洞开的太大,连方继藩都觉得奇怪,刘文善何时琢磨出来了这么多道理,这家伙,平日看不出什么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深藏不露啊。

    和朱厚照一道出了奉天殿,一旁的朱厚照不禁感慨起来:“细细想来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吃亏了,这玉印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方继藩安慰朱厚照道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吧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便甩甩脑袋,不甘地道:“哼!本宫最讨厌的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般,明明咱们占了道理,凭什么坏事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本宫的错,好事………就没本宫的份了,也罢,不耽误工夫了,本宫还得赶紧去研究所,老方……这蒸汽机车……”

    “造出来了?”方继藩眼眸一亮,一脸诧异,这才大半年工夫呢。

    朱厚照汗颜道:“有点难,还有几处难关没有攻克,不过……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本宫发现这蒸汽机,竟可用来纺织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方继藩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你大爷啊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方继藩的脸都绿了,蒸汽机纺织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行的,后世已经证明了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我方继藩要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铁路和火车啊,你造这个做啥呀,我方继藩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吹牛,一日八十个铜钱,我方继藩一挥手之间,就可以招募十万八万个妇人来纺织,人力低的令人发指的时代,你特么的跟我玩蒸汽纺织机?

    朱厚照却显得兴致勃勃,道: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方继藩沉默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现在在上海参加年会,忙的团团转,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,鉴于保密的原因,嗯,所以有个好事,现在还不能说,过几天再说吧,这几天更新很不稳定,在此抱歉。
友情链接:99养生网  中华康网  大族激光  太初  盛唐风华  说说大全  健康报网  大王饶命  极品家丁  作文吧  重活一次  莽荒纪  大宋男儿  极品家丁  毕业论文网  春野小神医  经典语录  天涯八卦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落秋中文  笔趣阁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中华养生网  极限保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