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:锦衣卫入宫
    萧敬笑吟吟说出来的话,让方继藩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臭不要脸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可见这个世上,绝大多数人都瞎了眼哪。

    我方继藩为国为民,呕心沥血,却不被人理解,而这萧敬……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狗一样的东西,为啥大家不骂他来着?

    方继藩面带微笑:“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萧敬万万料不到,自己会获得方继藩的认同,他诧异的看着方继藩,而后乐了,看来……英雄所见略同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固然知道,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最好的方法。

    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

    却听方继藩道:“可我看,只杀几个知府、知县,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还远远不够,那些个该死的刁民,怎么会懂陛下的苦心呢,想要让他们圣明,得逮着陛下身边的人杀几个,这样,百姓们才无不欢欣鼓舞,都说陛下能辩忠奸。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杀谁呢?诶呀,我不能死啊,我乃陛下愚婿,乃公主的丈夫,英国公有不能杀了,陛下还得留着他祭天,不,祭祖。思来想去……谁挨着陛下最近,就宰了谁,自此之后,谁还敢说陛下不圣明?”

    萧敬吓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这说的……好像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!

    他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小心翼翼的看了陛下一眼,生怕陛下老糊涂了,见陛下阴沉着脸,他忙道:“陛下,奴婢……忠心耿耿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忠心耿耿才好,不忠心,怎么肯舍身为陛下的圣名,而抛头颅、洒热血呢?萧公公你行的,你这么忠心,换做我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你,不需陛下吩咐,便自行了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,看来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假忠心了,你连死都不敢死,也敢说忠心陛下。”

    萧敬其实知道方继藩在胡说八道,怕就怕这些胡言乱语的话,突然就勾起了陛下的某些念头,这东西,他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开玩笑的啊,萧敬脸色惨然,道:“奴婢万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都不要胡闹了。这奏报……令朕心寒。可细细想来,也怪不得臣民,他们……好端端的被强制迁徙,怎么可能,没有怨言?朕虽非罪孽深重,可为政者,既下了旨意,自不免遭人诟病,朕……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情有些低落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说心情有些低落,可这心里,却像针扎一般的疼。

    十数年的努力,无数的心血,看来……在臣民们心里,也不过如此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朕召你们来,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里有些烦躁,有时,朕会扪心问问自己,朕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正确。”

    “细思恐极啊!”弘治皇帝露出了老态,他摇摇头,苦笑:“想想看,朕不可能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正确。可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一个决定错了呢?就说这一次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那王文玉所言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错误的。若朕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听信了他的一面之词,朕下了这道旨意,多少百姓,流离失所,多少百姓……因此而蒙受灾难,天灾之后,朕又给他们强加了人祸,因为朕的决定而死之人,会有几人?十个?一百?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千?又有多少人,会对朕怨恨,多少人,因此……困顿。”

    “无法估量!”弘治皇帝自问自答,眼里,竟似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雾腾腾的,年纪越大了,却反而像极了一个孩子,尤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小辈面前,红了眼睛,让弘治皇帝有几分惭愧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这情绪说来就来,他略带哽咽:“哪怕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十人、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百人,对于这亿兆百姓而言,不算什么,甚至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值一提。可朕有时,也会良心不安啊,夜深人静的时,朕伏首于此,心里会想,他们对这个世界,也定会有所牵挂,也会如朕这般,会有他们的希望。他们和朕一样,会哭,会笑,有时,会愁眉苦脸,有时……会多情感伤。朕因为一个片面之词,便使他们万劫不复,他们的儿女,一定痛哭流涕,他们的父母;白发人送黑发人,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撕心裂肺;他的妻子,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陷入了绝望;他的亲友们……也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之垂泪吧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手颤抖着,在这御案上,渐渐颤抖的厉害:“所以朕害怕,有时,面对着这空荡荡的大殿,害怕的厉害,看着一本本的奏疏,迟迟提着朱笔,不敢轻易落下,心生敬畏啊。现在,看了这奏报,朕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心畏了。有时朕想,朕若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子,该有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吓的脸都绿了,下意识的看了朱厚照一眼,生怕朱厚照顺口开始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好在朱厚照,没有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了方继藩一眼:“这王文玉,他的话,到底可信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咳嗽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摆手:“罢,说什么也没用,朕用人不疑、疑人不用。这科学院,只朕的主意,何况,人孰无过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过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朕的过失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翰林院待诏房里。

    王不仕如往常一般,坐在了案牍之后,开始办公。

    其他一些翰林,却似乎在低声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闲杂的事,王不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向不予理会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历来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如此,什么事都要义正言辞的批评一番,王不仕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那严侍学上前,他复杂的看了王不仕一眼:“王学士,昨日你当值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“异常?什么异常?”王不仕抬眸,微笑的看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大家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王不仕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太坑了。

    上一次他说,将银子拿出来,投这作坊里去,一本万利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听说……现在许多作坊的获利,十分惊人,王不仕的身家,竟好似又暴涨了几倍,据说,他现在对铁路有兴致,似乎有兴趣,和人合股,修建铁路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当初砸锅卖铁,也去投一点钱啊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,永远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后知后觉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方才宫里的人说,陛下得了九江府的奏报,勃然大怒,好似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……陛下误信了科学院那个什么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说到了科学院,许多人脸色变得鄙夷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什么东西,也配入值宫中,大明的国策,他们也配来指手画脚?

    整个翰林院,现在也算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同仇敌忾,对于科学院,厌恶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一群没有功名的人,居然可以和翰林院平起平坐,陛下……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糊涂了啊。

    那严侍读接着,眉飞色舞道:“听说,民心沸腾啊,这样下去,江西非反了不可,可怜了江西的百姓,就因为这科学院的胡闹……今日,有江西的官员,接到了同乡的书信,里头……控诉了地方父母官,擅自迁徙百姓,百姓们不胜其扰,怨声载道,你说说看,王学士,我等打算联名上奏,弹劾这件事,不知您……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。”王不仕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对于王不仕的孤傲,大家早有准备,可他如此冷漠的回答,却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捅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不仕板着脸冷笑:“无论那王文玉侍读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对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错,可至少,人家上奏的事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所本,为何要弹劾他?旱灾发生的时候,诸公,贵为翰林清流,可曾为灾民们说一句话吗?据我所知,许多人,都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在看笑话,有本事,就拿出自己的章程出来,为了灾区的百姓,想完全之策,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比那王文玉的更靠谱,陛下圣明,自当采纳。可王文玉上奏了,诸公却没有高见,现在在此,呱噪什么?”

    这番话,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诛心至极。

    而王不仕却似乎极享受这样的过程。

    他现在身价,又有了数百万两,未来……只会更多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当初捐纳了无数的银子出去,他依旧还可问鼎巨富,且现在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侍读学士,执掌待诏房牛耳,怎么,你们不服气?

    “王学士,现在只顾着追逐铜臭,再无大臣的风骨了。”

    王不仕低头,继续誊写诏书,懒得理会他们:“我到现在才明白,大臣们饱食君禄,要的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风骨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务实,成日百姓苦,百姓苦,百姓供养着吾与诸公,当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苦不堪言,可诸公既无安民良策,还成日品头论足,自诩风骨,这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可怕的事……方都尉称我为人间渣滓,现在想来,当初的我,和你们一样,确实称得上人间渣滓四个字,君子三省吾身,知错而改,善莫大焉,往后,我不做这人间渣滓了,诸公……自便。”

    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戳人心窝子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骂人……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,有人站在靠窗的位置,却道:“快看,锦衣卫指挥使牟斌,入宫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,许多人纷纷朝着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这待诏房外,一个身影,自午门而入,径直朝着奉天殿去。

    有人激动的道:“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出大事了,锦衣卫都指挥使亲自出马,肯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天大的事,如此紧急,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哪里发生了叛乱,不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九江府吧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许多人精神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三章,好累,睡觉去,求点月票。
友情链接:管理资料下载  盛唐风华  五行天  IT百科  中世纪崛起  笔趣阁  工作总结  99养生网  修真聊天群  大族激光  笔下文学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穿越小说  第一星座网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工作总结  蜡笔小说  铸天之景  笔趣阁小说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最强逆袭  斗战狂潮  中世纪崛起  寒门崛起  极限保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