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败家子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:削藩
    方继藩见弘治皇帝故意板着脸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对于弘治皇帝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那板着的脸背后,依旧有掩饰不住的喜色。

    有钱赚,当然开心。

    方继藩乐呵呵的道:“陛下有什么要问,儿臣自然知无不答,儿臣愚钝,不及陛下万一,陛下乃圣明之君,明察秋毫、洞若观火,世上的事,哪里有隐瞒的住陛下的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摇头,心里说,这张嘴,到底像谁呢,这不像他爹啊。

    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满殿群臣,有不少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真急了。

    不待陛下来问,便有人跳出来:“方都尉,敢问,大明邀了这么多的倭国人来,让他们在此学习,这倭人狼子野心,难道……就不担心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。”方继藩不等他继续问下去,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弘治皇帝皱眉,其实,他也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今日站在此的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明的众臣,没一个人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就说张升,让乃礼部尚书,难道他说的话,就没有道理?

    愁啊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回答的如此肯定,倒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让弘治皇帝起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嗯?继藩,你细细说来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新学和西山各科的学问,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太子殿下的蒸汽机车,其实……也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臣疑惑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说这蒸汽机车,对于这殿中的臣子们而言,等他们慢慢接受了之后,方才越发的明白,它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竟说,这没什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里头,任何一门学问,想要发展,使无数的想象,成为现实,根本的原因,其实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银子。陛下啊,这银子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世上最好的东西,国计民生,无一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和银子有关,陛下的内帑,需要银子。国库需要银子。西山要建宅邸,也需银子。百姓们要衣食住行,也离不开银子。而要造蒸汽机车,所需的银子,就多了去了。从最初的研制,到此后的铁轨铺设,再到运营,这里头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数千万两纹银。将来,要将无数的铁轨铺开,那么……又需要多少银子呢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这句话,说对了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

    皇帝的一言一行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会被记录,写入史册,或者,流传出去,成为天下人的谈资的。

    因而,弘治皇帝虽然心里认同,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淡淡道:“朕看,银子固然要紧,可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德孝,方为根本。”

    众臣心思复杂,纷纷颔首:“陛下说的是【明朝败家子】,方都尉将银子看得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藩,你继续说下去。”弘治皇帝老脸微红,鼓励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语中的啊,当然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德孝最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重要,不过,儿臣先说银子。富国强兵之道,其根本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钱粮,倭人们来此,哪怕学习了再多新学和西山的学问去,对于他们而言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无用。因为……他们哪怕懂得了蒸汽机车的原理,又如何造车呢?车造不出来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懂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所以,儿臣请陛下召他们来京,其本质,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釜底抽薪,彻底断绝他们的钱粮积累。陛下想想看,这些倭人非富即贵之人,纷纷来大明定居,居京师,不太易,可住房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们的长期需求,因而,就不得不买房,买了房,要住下,还有衣食行,他们在此学习,还需学费,他们在此条件优渥,可银子从哪里来的?归根到底,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从他们的领地中来。他们从农民和商人手里征了税,或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从自己的矿山那儿,得到了收益,都会源源不断的送来京师,这些银子,养活了无数的匠人,同时,也会注入进蒸汽机车的继续研究中去,他们来的人越多,学习的越多,最终,反而离不开我大明了,因为……他们所学习的东西,在倭国毫无用武之地,只有在大明,才可以化为现实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儿臣将此称之为虹吸效应,倭人的贵族,越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习惯了大明带来的便利,他们领地内的财富,就会源源不断的送来此,那么,他们哪里还有余力,效仿我大明富国强兵呢?这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儿臣,恳请陛下召各国权贵子弟入京的原因,他们来的越多,花费越大,最终,他们的子子孙孙,只会将京师作为他们的故乡,而他们的领地,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他们维持优渥生活的工具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如此用心良苦,有人却污蔑儿臣这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想要卖宅邸,陛下,儿臣比窦娥还冤枉哪,儿臣心心念念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为了我大明的千年大计,哪里有什么私心,他们这般的侮辱儿臣的清白,儿臣恳请陛下,让人将儿臣的心剖开,且看看,这颗心,到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忠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奸!”

    方继藩的话,揭示了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任何学说,都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建立在经济基础上。

    说穿了,什么都需要银子,没有原始资本积累,你拿当下的国富论,丢去给周武王,周武王三年之内,就保证自己的脑袋,会被悬在王城上。

    没有原始的资本积累,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,聚集在极少数人手里,这极少数人又如何操控这巨量的财富,当倭国这些大小诸侯们,将他们的收益和领地里的税收,统统送来京师,维持他们在京的奢侈生活之时,这只会不断的壮大大明,而使整个倭国,源源不断的失血。

    方继藩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现在直接拍一张蒸汽机车的建造图纸给倭国人,他们拿头去建铁路,去不断的更新自己的生产工具?

    虹吸效应。

    默默在人群之中的刘文善,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……显然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一个经济的原理,国富论里没有提及,可现细细想来,竟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恩师不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恩师,只三言两语,就将自己长久的一个疑惑,解决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也觉得有理由。

    各藩国的勋贵子弟,都来大明生活和学习,其本质,不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掏空他们的钱粮,不断的滋养京师吗,三五十年之后,这些子子孙孙们都在此生活和学习的各国宾客,只怕,早将大明当做自己的故乡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学习到的,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新学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大明的医学还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商学,这些东西,回到了他们的藩地,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呢?哪怕有用,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有限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眼前一亮:“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削藩?”

    “对,陛下,这就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削藩,犹如推恩令一般!”方继藩连自己都没想到,自己一个虹吸效应,居然折腾出了一个推恩令出来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激动起来,他背着手,似乎方继藩的提醒,让他猛地,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而后,抬眸看了方继藩一眼,他的眼神,别有深意,可随即,他又变得平静起来:“继藩这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长治久安之策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众臣听到此处,似乎也不得不承认,方继藩的前景,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没有道理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陛下,儿臣,还有一事要奏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卿家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自己的女婿啊,看看他的办的事,多漂亮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事情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这样的,那黄金洲的巨大银矿,儿臣以为,陛下直接将它占了,甚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妥。这……毕竟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寿宁侯和建昌伯所发现,他们为了发现这座巨大的银矿,劳苦功高,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一冷:“朕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赐了他们几百万金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咳嗽:“陛下,儿臣认为,若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赐几百万金,对于陛下而言,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巨大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好笑起来,朕难道把银矿交给两位小舅子,就没有损失了?

    倒不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弘治皇帝对两个小舅子有什么仇隙,而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因为,在他看来,这两个混账,要这么多银子干什么,可朕不一样啊,朕有了这些银子,不知可以办多少大事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,一座银矿,不过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冰山一角而已,这天下如此之大,地底之下,又蕴含了多少的宝藏呢。区区一个银矿,哪怕蕴含的银子再多,陛下乃是【明朝败家子】雄主,又何必在意呢。只是【明朝败家子】……陛下若是【明朝败家子】不立下规矩,让寿宁侯和建昌伯因此而获得巨利,将来,又有谁肯冒着艰难险阻,去为陛下寻觅宝藏,因此,儿臣以为,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陛下想要这银矿也好,可最重要的却是【明朝败家子】立下一个规矩,所有发现的宝藏,内库得几成,发现者能得几成,其他投入开采之人,又能获利几何,只有将这规矩建了起来,才可使人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不然,世上再没有人为陛下寻找宝藏,哪怕是【明朝败家子】寻到了什么金脉和银脉,也绝不敢向陛下禀告了。儿臣这里,有一份这几日准备好的章程,恳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章程递到了御案上,弘治皇帝低头一看,上头写着:“天子与民约法三则。’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,约法三章?

    这方继藩,有点胳膊肘往外拐的嫌疑啊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又似乎有一些道理。
友情链接:第一课件网  锦衣夜行  金庸网  大明元辅  笔下文学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牧神记  赘婿  哲夫当立  毕业论文网  战国赵为帝  寒门崛起  中华养生网  飞剑问道  太初  据说娱乐网  三国高校传  谎话大王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大宋男儿  调教大宋  全职武神  广东高考网  莽荒纪  娱乐大头条